紫笔文学 > 上上签(重生) > 1.天煞

1.天煞

        今天要讲的是个有关“天神”的故事。

        他是三界中,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从地狱登天堂,由恶鬼成真神的人。

        在故事开始之前,且先听笔者讲一段传说。

        .

        传说在很久以前,世间权势三分,设仙界、阴界、阳界分权管理。

        生而为人,若飞升,则上仙司、登天堂;若堕落,则下阴司、入地狱。

        .

        在阳司极东,有一名为“咸池”的小国。

        咸池国依山傍海,风景秀美,民风淳朴,承平盛世。矿产丰富,胜爱牡丹,更爱美人。国有九美,便是八位娇俏美丽的公主殿下以及一位年仅五岁的幺儿,太子殷九离。

        于是,国主之妹凝华长公主分娩这日,孩子虽还未出世,国主已经摆开一条长龙宴,绕皇城整整一圈,宴请全城。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平头百姓,举国欢腾,普天同庆。因为无论是小世子还是小郡主,这个孩子都是皇家的第十个孩子。咸池国已有“九美”,此子的到来,必将让咸池国“十全十美”。

        就这样,这个孩子在万众期盼中降生了。

        是名男婴,也是咸池国皇室中唯一的世子殿下。

        .

        然而,在这位世子出生当日,发生了三件极不好的事。

        其一。他的父亲,也就是当朝驸马,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半月前刚打得胜仗,已经准备拔营班师回朝。清早却传来战报,说在大军回来的路上,驸马不慎跌落马下,摔到了后脑勺,一命呜呼了。

        其二。他刚打娘胎里出来,长公主的凝华殿的房梁就断了。房梁砸下来,琉璃瓦片落下来,墙壁倒下来,一阵浓烟滚滚中,长公主以及殿中守着接生的三名稳婆和二十八名婢女,无一人生还,全被砸的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其三。他落地后“咯咯”笑了一声,直接让距离皇城千里之外的一座“镇灵山”轰然倒塌。山下镇压着千百万计的鬼混妖魔如同受到某种神秘的力量召唤一般,与其它方向汇聚而来的妖魔一起,无比默契地往皇宫的方向飞奔,最终在皇城上方形成层层密布的黑云。

        若说第一件事让这位世子幼年丧父,第二件事害他幼年丧母,外加白搭了三十一名婢女的性命。两者纯属意外。那么第三件事,却实打实的恐怖至极,不能再认为是巧合了。

        魔物形成的黑云以长公主的凝华殿为中心,不断旋转,形成一个极大的漩涡,汇成黑色烟柱,冲破皇宫上空龙气凝聚成的结界,向地面俯冲。国主王后以及太子公主们等一干皇室有龙啊凤啊等神兽赐予的护体圣光,普通妖魔自然伤不到他们,但百姓们却没有那么好运了。一时间到处是鬼哭狼嚎,业火燃烧起来,整座皇城如同陷入了地狱,死伤无数。

        .

        “什么十全十美!明明就是个灾星!招鬼的瘟神罢了!”前来参加长龙宴的人们一边抱头逃窜,一边破口大骂。

        国主望着刚出世的侄儿,听着子民们痛苦惊恐的嘶号,愁眉不展。王后则抱着年幼的太子殿下,脸色惨白。公主们则躲在国主的圣光之后。倒是年仅五岁的小太子挺着胸脯奶声奶气地道:“不准你们欺负我的亲人,更不准你们欺负我的子民!否则本太子饶不了你们!”

        .

        危机关头,有一位执银剑,挽长风的白衣道人出现,将群鬼收服。国主感激不尽,送上谢礼。道人却笑着辞绝了宫人奉上的无数黄金珠宝,只要从国主身边带走一名婴儿,便是这位刚出世不到半刻的世子殿下。

        白衣道人说,这位世子殿下出生的时辰不对,稍微早产了那么一时半刻,不幸导致由原本的“天赦”之命,变成了“天煞”之命。

        顾名思义。

        天赦,乃消灾去难的吉祥命,不仅可以让命主遇难成祥好运连连,更能为身边人带来吉祥。

        天煞,则极阴,命带七绝,易招邪祟,会给身边人带来无穷无尽的霉运,而命主,注定嗜杀成性,成妖成魔。这样的命格,若出生在普通人家也就罢了,顶多是年幼失孤,亲朋尽散。但若出生在皇室,那祸害的就是一国的命脉。轻则常年战乱,重则亡国。

        破解之法有二:一是杀了命主。但国主只这么一个亲妹妹,妹妹又只这么一个亲儿子,如今妹妹早逝,他自然不忍心杀掉对方的遗孤。二则是让世子远离俗世,潜心修道。“道”字一门,有法三千,其中总有几个可以压制天煞的命格。只要世子在十八岁成年之前,不再踏入皇宫一步,此命格不攻自破。

        此法最好不过,国主欣然同意。

        驸马姓“萧”,于是国主为侄儿取名“萧厄”,乃“消厄”之意。希望他能破了“天煞”的命格,平安长大。国主又问了道人的法号,以及修行的宝地,以便日后拜访。得知,道人名为“白道人”,是皇城外不远处一间名为“太极观”的小道观的观主。

        .

        萧厄被白道人带去太极观修行,拜其为师。道观里供奉的是古往今来最最最英明神武的上神,“灵修帝君”。观里还有十几名师兄,大到一十九,小到刚会走,每一个人都很喜欢他。

        萧厄自小是在白道人与师兄弟的怀抱中或者肩膀上长大的,因他模样长得讨喜,又天生爱笑,小小的粉嫩肉团子,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捏捏抱抱举高高。以至于他长到三岁,还从未下地走过路,只会挥着软软肉肉的小胳膊小腿儿,在地上爬来爬去“咯咯”笑,奶声奶气地唤着“师父,哥哥”。

        幼时的萧厄,如寻常孩子一般纯真无邪,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丝与“魔”有关的东西。

        但一切止步于他三岁生辰之日。

        这日,萧厄干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方说过,太极观虽小,供奉的却是掌管阳界国运的灵修帝君。虽然咸池国也有皇家道观专门塑了帝君的金身来供奉,但国主偶尔也喜欢寻访民间,到那些小庙观里拜一拜。也许是三年来一直惦记着小侄儿,他偶然想起“太极观”三个字,记起萧厄正是被观主白道人收为弟子,于是就携着亲眷和满朝文武前来参拜了。

        彼时,国主刚向灵修帝君敬了香,转身往功德箱里塞银票金镙子的时候,萧厄竟悄悄爬到帝君神像的肩头,洒下了一泡热乎乎的童子尿!还带着奶香气的童子尿立刻将香炉里的香火浇了个湿透!

        这可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坏了!用童子尿浇灭帝君的香火,是大不敬好吗?神明要降罪的好吗?那可是一国的命脉啊,搞不好要亡国的啊!

        于是,有个大臣用眼睛瞪了他一下。谁知他竟更恶劣地直接用脚蹬掉了帝君神像上的一块彩漆,又从神像上扑下来,去抓那名大臣的脸。可惜,他没能碰到那名大臣,却扑到太子殷九离身上,砸断了他的左臂。

        这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那个一出生就给全皇城人招来恶鬼的煞星并没有被国主掐死在襁褓里,而是被偷偷养在这间毫不起眼的道观中。

        因此,这日之后,太极观原本就零星的香火更是大不如前。人们生怕拜神的时候遇到萧厄,害自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对太极观避如蛇蝎,导致观中往往好几个月都没有一名信徒前来上香献功德。

        好在太子殿下时常过来,每次来都会往功德箱里添些金镙子,太极观才不至于断水断粮难以为继。

        .

        萧厄的确会给身边的人带来霉运,甚至连供奉天神的道观都因为沾了他的晦气而变得门庭冷落最后不得不关门大吉。然而,萧厄本人的气运却是好得离奇。这一点,从他出生那日,凝华殿坍塌砸死了三十二人,只他一名幼婴生还就可见一斑。

        所以,仗着自己运气好,萧厄小小年纪却早已成为皇城各大赌场的常客。在赌桌上叱咤风云。无论是掷骰子、推牌九,还是斗蟋蟀、猜五木,但凡是赌,逢赌必赢。有一句十分欠揍的话,他常挂在嘴边——

        “我凭运气就能xxx,为什么要靠实力?”

        自然,命带七煞的人,本身就争强好战,有着极高的天赋,何况他又是白道人最宠爱的弟子,所以实力也是不差的。于是在十岁这年,当同龄的孩子还只会玩泥巴时,他却靠实力,杀死了一名不到三岁的男童。

        白道人责备他。他却说:“包子可以掰两半儿,但人不一定分好坏。”

        白道人说:“世事万千,非黑即白。若世人认定你是魔,即便你不干坏事,他们也会觉得你凶恶;你说话大点儿声音,他们就会觉得你是在发火;而当你抬起手臂,他们则会觉得你想杀人。这个世界,本来如此。

        萧厄却道:“脚在自己腿上,一个人如何走路,走哪条路,应该自己说了算!命算什么?!若命里注定我要成魔,我便偏要成神给所有人看!!!”

        .

        生而为魔,却偏偏想要成神,岂不可笑?

        十三岁时,萧厄擅自闯入皇宫,咸池国因此招来灾祸。

        是夜,国主遇刺,不治身亡。国中有人通敌,里应外合,咸池国爆发了长达两年的护国战争。太子殷九离在战乱中登基称帝,御驾亲征,力挽狂澜却依然无法改变灭国的命运。

        也是在十三岁这年,萧厄第二次杀人,而且一杀就是二十七人。接着是第三次,三百二十一人;第四次,八百九十三人;第五次……

        后来,记不清第几次,到他十五岁时,白道人送给他的佩剑已经很少收回鞘中去了,甚至剑柄也从未离开过他的掌心。即便是晚上睡觉,他都要睁着眼睛,握着剑,雪亮的剑锋朝外,时刻准备一剑刺出。这一年,他手握一把“余情”,屠尽了三城九镇所有妇女老幼,共计五千七百八十七人。

        萧厄的所作所为终于惹得天怒人怨,他成了咸池国的罪人。昔日的仇人对他冷嘲热讽,落井下石;昔日最好的玩伴,与他大打出手;而曾经最疼他护他宠他的太子哥哥,当他独自面对千千万人口诛笔伐时,也不愿再维护他,而是如那千千万人一样,骂他是灾星!咒他下地狱!甚至亲手举起滚烫的烙铁,在他额角烙下一个“罪”字。

        其实,早在萧厄出生那日,国民们皆已经认清,根本没有什么“十全十美”,有的只是一位刚出生就克死爹娘,引来鬼群,害无数人丧命的灾星。只是碍于太子的维护,没有人敢真正冒犯那名心狠手辣又嚣张跋扈的世子殿下罢了。

        不过,如今咸池国覆灭,太子都已经不再是太子了,世子自然也不再是世子,还怕他做什么?

        于是,咸池国的遗民们将萧厄赶出了皇城旧址。

        王朝更迭,多有战乱。

        对于百姓来说,只要自己丰衣足食,皇帝谁来做,头顶的天是谁在撑着,并不重要。咸池国倾覆之后,不过三年,人们便已经臣服于新君,也逐渐遗忘了前朝有位煞星世子,偶尔有人想起来,也只会说:“哦,你说那个一出生就害死上千人的孽障啊。他,他被乱棍打死了吧!他这样的恶人,早就该下地狱咯!”

        .

        喂,朋友!醒醒!

        身为活在故事里的主人公,会这么容易死吗?

        当然不会!!!

        .

        不仅没死,萧厄大有一副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架势!

        他找到一座荒山,开了几亩荒地,忙时种种花草,闲时就下山到天南海北的镇子上捉鬼除妖兼职替人算命消灾,偶尔帮年轻的姑娘小伙儿牵线搭桥,会正骨,会接生,能送亲,能押镖。关键是这些全都不!收!钱!

        如果主人家高兴了,能赏半拉热馒头最好!即便是什么也没有,他也面含春风!微笑服务!

        于是乎,“有一位白衣修士,眉目疏朗,清绝俊逸,是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奇男子!而且人家做好事,不收费!”的说法很快流传开来。

        人们纷纷对他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抑制不住地想要自掏腰包为他建道观,塑金身,朝跪晚拜!虽然他屡屡拒绝大家的好意,说有那个闲钱,还不如多在荒山上种几棵树,植树造林。但依然挡不住大家对他的爱戴和敬仰!

        阳界出了个天纵奇才,而且动静闹这么大,仙界的神仙们自然有所耳闻。

        有神官问两仪殿里的两位帝君,说最近仙司人手不够,要不要提他上来救个急。

        灵修帝君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转身回了内殿。

        后辛帝君瞅着地下的白衣小人儿,却是越看越欢喜,笑眯眯道:“本帝觉得你这主意,甚好。”

        于是萧厄飞升了。可往天上飞了不到三丈高,又被后辛帝君神来一脚,踹回了地面。因为有人向后辛举报,说此白衣修士,正是那个天煞之命的世子萧厄。

        恶人改邪归正,天魔飞升成神,这与狗不吃屎有何区别?可能吗?用脚后跟来想都是不可能的呀!自从有了“狗”和“屎”这两物之后,“狗改不了吃屎”早就成了定律!

        身份被戳穿之后,在对萧厄痛骂的关键词中除了“瘟神”“煞星”“恶魔”之外,又多了“虚伪”一词。做世子时霍霍别人,把一个国家都霍霍到灭亡了,还不够吗?竟特么敢换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继续霍霍?!这得多不要脸啊!!!

        而这次揭穿他伪善面具的人,正是一位咸池国遗民。

        于是,不久后,一场大火将咸池国皇城旧址烧了个一干二净,城中百姓,无人生还。而萧厄则在大火中自爆灵力,挥剑自刎,肉身损毁。

        人们说,纵火犯一定是萧厄。他十岁杀人,十五岁屠城,十八岁纵火又算得了什么?无非是在报复罢了。自爆灵力?确定不是畏罪自杀?

        .

        天煞之命有一点好,就是命格外硬。活着时,不容易死;死了后,魂魄不容易散。

        所以,萧厄成了鬼,而且成了鬼界之主——焱域鬼王。守着百丈业火,受万鬼拥护。

        登上鬼君之位后,萧厄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便直接烧上了仙司。他率领鬼兵,杀进吾道门,冲入两仪殿,一剑劈向后辛,要为数百年前自己飞升到一半挨得那一脚讨个说法。可惜他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只劈烂了人家花大价钱从十里天街淘来的一张梨花木长桌。

        后辛看着自家桌子碎成几瓣,眼中掩不住的心疼,当即再次怒起一脚,将萧厄踹回了阴界。

        就这样,萧厄费时数百年,大力操练,整顿军纪,策划已久的一场完美复仇,因为这一脚,变成了一场为仙界诸神增添饭后谈资的闹剧。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这等恶起来连仙司都敢闯,邪起来连神仙都敢杀的人,竟然借尸还魂,重生了!

        而且不仅重生了,竟然还飞、飞飞飞、飞升了!

        .

        传说,到此结束。

        故事,由此开始。

  http://www.zbwx.cc/book/13431/1394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