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上上签(重生) > 2.还魂

2.还魂

        “我艹!打狗棍儿?!”

        “我艹!乞丐服?!”

        “我艹!奉旨乞讨,御赐招牌?!”

        两仪殿前的八卦广场上,此刻正聚满了仙界大大小小的神官。他们卯着一股劲儿,伸长了脖子挤破了脑袋往吾道门的方向瞧。

        “飞升的动静这么大,我还以为多厉害呢,怎么是个乞丐?”

        “是乞丐没错了,我在阳界见过他。此人名为苏轻言,他做人时,不仅烧杀掳掠,而且对神明大不敬,所以才会被皇帝罚一辈子以乞讨为生。”

        “是吗?那我可要搞不懂了。自古以来,能飞升成神的人,无不品德高尚宛若雪山白莲,什么时候这种人渣却可以飞升了?如果这样算的话,是不是像萧厄那样的天魔恶鬼,也离飞升不远啦?”

        .

        “轻言君,在下真应灵君,恭喜。”

        萧厄捧着破瓷碗,拄着打狗棍儿,挂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补丁衣,笑眯眯道:“何喜?”

        真应灵君右手托着《神籍》,十分正经道:“恭喜你位列仙班,可以不用再餐风宿露,沿街行乞。”

        “呵呵。听你这么解释,我好想哭。”萧厄道。

        真应灵君道:“为何要哭?”

        萧厄干笑一声,随手整理着身上贴满补丁的乞丐袍,道:“还能为什么,喜极而泣呗。”

        “……”

        真应转身,走在前面带路,道:“轻言君,请随我来罢。”

        萧厄跟着走了几步,快到吾道门时,远远看到前方一座金光灿灿的大殿前聚了很多人,在对着他这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于是脚步一缓,道:“敢问,前方诸位道友都在瞧什么呢?”

        真应灵君稍稍侧脸,边走边道:“看你。”

        “看我?”萧厄一愣,明白过来后不禁尬笑一声,“哈哈,咳!”

        情有可缘,因为他身上穿的这件乞丐服用色十分大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补丁在灰色的底布上东一块西一块拼凑着,补丁上又缝了九个花口袋,而且宽大的衣袖上还用金丝刺了字——

        左手:奉旨乞讨。右手:御赐招牌。

        加上打狗棍和破瓷碗在手,无论走到哪里,都自成一道辣眼的风景线。

        .

        这却也怪不得他。

        几日前他正坐在太师椅上嗑瓜子儿,有两只新来的小鬼跑来找他。原来,他二人生前各驾着一辆马车在街上相对疾驰,走到十字路口,一人向左拐,一人向右拐。不知怎的就撞在了一起,然后便来到了阴司。如今两人都觉得是对方的责任,而自己死得冤枉,听说萧厄是鬼王,才请他来评理。

        对方的描述语无伦次,萧厄听了半天总算知道了来龙去脉,正要发表一下看法,突然失去了意识。而等清醒过来后,他的魂魄已经被锁在如今这具壳子里了。有人在拿什么东西丢他。

        太久没有闻到臭鸡蛋的味道,以至于萧厄很久才认出来砸在自己脸上碎了之后黏糊糊臭烘烘的东西是什么。但是,鬼在阳界都是呈现虚无状态的,能被臭鸡蛋砸到吗?

        自然不能!

        萧厄猛地睁开眼睛,低头看了下此刻的自己,眼睛着实被狠狠辣了一下,汗颜之至!

        乞丐服,打狗棍儿,破瓷碗,两个黑乎乎还不一样长的竹筷,补丁叠补丁的九个口袋,以及袖口“奉旨乞讨,御赐招牌”的金线刺字。怎么看,怎么像个寒酸的乞丐。

        一群人在对着他丢臭鸡蛋、烂菜叶子之类的脏物,还有人直接在他身上吐唾沫。

        “想不到你苏轻言也有今天!哼哼,你老爹是贪官污吏,你跟着鱼肉乡里,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苏家被抄家,你被圣上罚一辈子做乞丐,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哟,还能睁眼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一名面白无须的尖嘴男子幸灾乐祸道:“怎么,羊屎蛋子好不好吃?好吃大爷我再赏你一把!”

        后面众人哄笑:“真想不到,平日养尊处优娇生贵养的苏大少爷,饿极了,竟然像条狗一样,什么都吃!连屎都不放过!哈哈!”

        不怀好意的哄笑声在周围此起彼伏,吵得萧厄脑中一阵剧痛。然而,痛楚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接着有一个人的记忆强行灌了进来。

        .

        这乞儿姓苏,名轻言,是个胸无点墨的二世主。一盏茶功夫前,他被人当街打死,死前还被人掰着嘴硬塞了一把羊屎蛋子。这苏轻言不甘受辱,死前硬是憋着一口气,偷偷将竹筷竖着插进盛了水的破瓷碗中,用自己的心头血为引,作了“当众上香”之法。

        与召唤笔仙、碟仙类似,“当众上香”可以根据作法者的意愿召唤出一只鬼,而一旦召唤成功,两者之间将形成契约。召唤者以自己的肉|体作交换助对方重生,而对方也要答应施法者三件事。否则,召唤者与被召唤者的契约作废,两人将同时魂飞魄散。

        苏轻言所要召唤的,正是阴司最厉害、最恶毒的鬼。

        萧厄不甚明白,为何苏轻言明明召唤的是“全阴司最厉害最恶毒的鬼”,却招来了自己。自己是不是最厉害,因为没有与其它人比试过,萧厄无从得知。但仅仅是“最恶毒”这一条,萧厄认为自己就绝不符合!

        阴司五大鬼域,坐拥地狱十八层,多得是穷凶极恶之人,没有最恶,只有更恶!

        不过,当看到苏轻言提出的三个条件后,萧厄立刻明白了对方为何招来的是自己。因为对方脑子有坑,思维乱得很!所以不排除他在作法的时候出了差错,误将自己招来。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别人招鬼,开出的三个条件都是:“一,替我报仇!二,替我报仇!三,一定要替我报仇!!!”而这个苏轻言吧,他提出的条件却是——

        一、本少爷受够了残羹冷饭,更不想再吃屎!所以,无论是谁继承了本少爷的身体,都要好吃好喝供养着本少爷!

        二、本少爷在东郊还有一间小草房,权当是遗产留给你!但你要帮本少爷照顾屋里的十七名乞丐小弟!

        三、既然接管了本少爷的身体,那就要负责本少爷的终身大事!两年之内一定要给本少爷讨一个肤白貌美长腿,爱我疼我宠我,可甜可盐可攻可鲜的小娘子!本少爷长到十八岁,还从未和姑娘拉过手!

        附:本少爷知道前两条好说,最后一条些许为难。但是没办法,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你就等着与本少爷一起魂飞魄散同归于尽吧!但我相信,你还不想这么早死!

        萧厄忍不住皱眉,心想:苏轻言留下的这三件事儿,能叫事儿吗?前两条还好说,最后一条…不是为难人吗?且不说自己从未动过此念,姻缘是得看缘分的吧,怎么能这么着急呢?

        不过,有一句苏轻言却说对了。他现在还不想这么早死。但瞅瞅眼下的处境,却犯了难。

        因为这个苏轻言,生前真的不是个省油的灯,留下了一堆烂摊子,收拾起来怕是要费一番周折。

        在苏轻言的记忆里,这里是巫咸国。位于北海之滨,四面环海,百姓们以打渔为生。为求每次出海皆能顺风顺水,满载而归,巫咸国中有神殿八百座,供奉的全部是同一位神官——

        四海水君,妙渊。

        苏家四代都是掌管巫咸国“祭祀”的官员,被国主封为“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家中拥有船行、鱼铺、酒肆等数之不尽,富可敌国。

        一直以来,苏家门丁兴旺,家族中的少年个个是青年才俊。可到了苏轻言这一辈,却只得了他一个独子,又打小儿体弱多病,所以长辈们对他极为疼爱娇惯,以至于惯出他一身的臭毛病,

        苏轻言仗势欺人、鱼肉乡里,每天带着一帮小喽啰在码头晃悠,征收保护费,欺压渔民。

        百姓们有苦不敢言,有怨不敢说,只在夜里睡觉时才敢大骂“苏轻言这个地痞无赖二世主,我【哔——】你八辈祖宗”!

        .

        对于苏轻言的恶行,苏家长辈倒不是不想管。但苏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儿,打舍不得,骂也舍不得,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什么?砸坏李家的鱼缸了?好,我们苏家赔,有钱有权!

        什么?捣烂张家的渔船了?好,我们苏家赔,有钱有权!

        什么?上了王家的姑娘了?好,我们苏家赔…不,我们娶!有钱有权!

        有人宠,有人惯,越发养得苏轻言不知天高地厚起来,于是开始作死。

        十天前,在祭祀的神坛上,苏轻言竟然敢撅着鼻子对着水君金身嗤笑一声:“拜什么神?都说神能渡厄,那你试试,如果真出了什么要命的大事,有几个神仙稀得管你?倒不如多交一些保护费给本公子!本公子保护你们,保管比神仙有用!”

        .

        听到这句“都说神能渡厄”,萧厄的脸色微微一变。这话,有些耳熟。

        数百年前,他飞升到一半被指出命带七煞曾杀人放火,于是立刻被后辛帝君削去了仙籍,贬为凡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印在他身上的标签只有“瘟神!”“灾星!”“恶魔!”“败类!”而他也曾问过,若真的有神明能够渡厄,为何对方却迟迟不来渡我?

        如今回想当时的自己,再听苏轻言此刻傲慢的语气,萧厄觉得,能说出这种不知死活的屁话的人,一定浑身上下都在“呼呼”往外冒着傻气。

        但在傻里傻气之余,还需要有莫大的勇气。

        .

        巫咸国很小,一共也就一万个人。苏轻言的话一传十,十传百。传了四次,就传到了国主的耳朵里。

        第二日,爆发海啸,国土被淹,死伤过半。

        一时之间,巫咸国哀鸿遍野,到处飘着泡到发白的浮尸,被大水冲垮的断壁残垣。

        活下来的人们都说,巫咸国数百年来从未有过海啸,一定是前一天苏轻言在神坛上胡言乱语得罪了水君,海啸是妙渊水君降下的天谴,于是大喊“水君之怒不息,巫咸国永无宁日”。

        苏家的地位在数百年前就已经立足,哪怕是国主也要忌惮三分。可如今国民们激愤,俨然有逼|宫的架势,见此,国主几乎是一夜愁白了头发。然而,苏家一门忠烈,主持祭祀从未出过差错,谁又能证明这一次的海啸真的是苏轻言惹出的人祸,而不是天灾呢?若因此查办苏家,似乎并不能完全服众。

        不过,当晚苏家有名家丁冒死向国主觐见,举报苏相国贪赃枉法,纵子行凶。并且抬了一箱受贿得来的珠宝进宫。

        人证物证俱在,罪无可恕。于是国主一纸诏书,将苏家除了独子苏轻言之外上下一百二十八人,全部斩首。念及其对巫咸国立下的汗马功劳,国主答应给苏家留个后,所以才特赦了苏轻言的死罪。

        但死罪易免,活罪难饶。

        国主赐苏轻言一副破碗筷、一件破烂衣、一根打狗棍儿,命其“终生以乞讨为生,以赎己罪”。为显皇恩浩荡,又亲自在苏轻言的破烂衣上题了十六个字。这“十六字箴言”可谓是感人至深、发人深省、催人泪下。不但晓之以理,更是动之以情。

        袖口八字,曰:“奉旨乞讨,御赐招牌”。

        背上竟然还提了两句,曰:

        ——

  http://www.zbwx.cc/book/13431/139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