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上上签(重生) > 3.别怂

3.别怂

        “诚信要饭,童叟无欺?”

        随着萧厄走近,诸天神官也将他看得更清楚。

        若说方才他们只是在质疑“苏轻言”的人品,看到他这身打扮之后,却开始对他这个人由内到外都表示鄙夷了,忍不住摇头,发出“啧啧”的声音。

        “是哪里出差错了吗?若想做神仙,首先得会做人罢?他人品这么差,连人都做不好,凭什么能飞升啊?而且竟然拥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吉祥鸟。”

        每当有人飞升,仙界的吉祥鸟都要出来飞一飞,唱首歌。飞升者的实力越强,鸟群数量越多。几只、几十只的常见,过百的不多,上千的少有。过万的,有记录以来,那是灵修与后辛两位帝君帝特有的殊荣,却也只不过是刚好一万只而已。

        而眼前这位……姑且暂时称他为神吧,人品差不说,而且还是个连半本经书都没有念过、一天道都没有修过、一件好事都没有做过的二世祖,怎么可能拥有近万只吉祥鸟?

        百思不得其解。

        .

        “这位仙君,你好。”

        八卦广场上围观的人太多,把两仪殿的大门都给堵住了。但当萧厄走近时,众人又不自觉地让路。倒不是出于尊敬,而是他们觉得有名乞丐笑眯眯朝自己走过来,如果不躲一下,心里就好像有点儿不舒服。

        萧厄却也不在意,面带微笑,向诸神点头示意:“这位仙姑,你好。这位真人,你好。这位…”

        一直打着招呼,他也没细看,一低头,发现脚边站了一只脚掌大小、皮毛黝黑油亮的狗正歪头看他。于是他笑着道:“这位灵宠,你好。”

        谁知那小狗竟蹿起来,对着他张口就咬:“汪汪汪!”

        萧厄迅速后撤,惊险避过那只小畜生的尖利獠牙,快速掏遍身上九个口袋,好不容易找出一个包子,朝狗砸去。

        小狗一跃而起,利爪从几位神官头皮上掠过,准确无误地张嘴接了包子,叼到一边吃去了。

        见此,众仙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萧厄忙解释:“包子是芹菜肉馅的,今天早晨才讨来的,还新鲜。”

        “他把仙司当什么地方了,竟然敢在帝君的两仪殿前用肉包子打狗,投机取巧?”

        “他这样的人,怎么配做神仙呢?而且还拥有这么多吉祥鸟。”

        虽说是“交头接耳”,神官们似乎并没有特意避讳萧厄的意思,说话声不算小,能让在场大多数人都听见。

        “我只听说灵修与后辛两位帝君飞升时有一万只鸟,绝无第三人了。”

        “不对吧,我六七百年前可是见过这么多吉祥鸟的。当时阳界十里铺有一名剑修渡劫飞升,就是…那个叫什么,萧…萧……”

        “叫萧厄吧。”一名灰衣神官道:“不过萧厄那次飞升不算数的吧,他飞了还没有三丈就掉下去了啊。”

        “对对对,不到三丈!哈哈哈!还没有他们村头的那棵老掉皮的歪脖树高!哈哈哈!”

        “咳!”萧厄没忍住,在一旁呛咳了声。

        “怎么,我说的有错吗?”那人白了萧厄一眼,接着道:“是啊。萧厄这个人…怎么说呢?不愧是天煞之命,活着的时候祸害死多少人?死了死了,还成了鬼王,也是了不得。”

        “他这种连妇女儿童老妪都不肯放过的邪魔,活该下地狱!所以飞到一半被除了仙籍不是很正常吗?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成神了才不正常,那才是三界最好笑的笑话好吗?哈哈哈!”

        “……”萧厄在旁边听着这几人将自己的黑历史添油加醋,他慢悠悠捋平整了袖口的几道褶皱,似笑非笑道:“万一呢?”

        “什么万一?”对方一愣,偏过头来看他。

        萧厄继续笑:“万一,你口中活该下地狱的人,真的飞升了呢?”

        “!”众神脸色一变,齐刷刷看他。但很快有人大笑:“哈哈哈,不可能!如果萧厄这种天魔都能飞升,那么,他飞升之日就是我直播吃屎之时!”

        “哈哈!”这下大家笑得更开。有人起哄:“话不能说太满,坐等吃屎啊,哈哈。”

        话虽然这样说,但明显“萧厄飞升”这件事本身比“直播吃屎”更具有吸引力。

        萧厄只是笑笑,闭口不语了。真应灵君看起来面相颇冷,此时却微微皱眉,淡声道:“诸位,即使萧厄罪孽深重,但他已经被削去仙籍,堕入阴司,受到了该有的惩罚。大家得饶人处且饶人,就不要一直说了罢。”

        萧厄扬了下右边眉毛,真想不到,竟然有神官愿意为他辩解一句,感慨之余又觉心中一暖。

        被真应一说,大多数人都闭了嘴。但也有零星几人接着道:“对啊!幸好萧厄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子这些年消停了不少,否则咱们仙司肯定不得安宁啦!不就是没能飞升吗?他犯得着怨念这么大?当年他带着鬼军打上来,几乎毁了半个仙司!”

        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许久没有听到这些骂声,乍听起来,萧厄竟倍感亲切。不过这种顶着另一个人的身份听旁人痛骂自己的感觉着实玄妙,他不仅不能反驳,还要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甚至,听到对方骂到激昂处,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有种想跟着骂上一句的冲动!

        “嘁——”正说着,背后传来一声毫不掩饰地讽笑。

        “……”萧厄微怔,转过身去,看到一位身穿蓝色暗纹锦袍,腰挎银色长刀的神官向这边走来。那人身材高大,一张冷峻的脸庞轮廓分明,可惜左眼似乎有疾,戴着一张古银色的眼罩。

        “你们也就只敢在这里骂他罢了,有谁敢指着那疯子的鼻子骂他?”蓝衣武者凉凉道。

        有人接话,道:“玄澈君我提醒你,你的左眼就是萧厄杀上天来那次,被他一拳揍瞎的。”

        “嗯?”萧厄又是一愣,低声问旁边的真应:“这是怎么回事儿?”

        真应灵君道:“轻言君,你有所不知。当初萧厄被人举报命带七煞,导致飞升失败。而举报的人,就是这位玄澈真君。后来萧厄坐上鬼君之位,曾上天找他讨债,这才打伤了他的眼睛。”

        “啊,我不是问这个。”萧厄用手挡住自己半边脸,瞄了一眼玄澈,小声道:“我…我是问他的眼睛,真瞎了吗?”

        方才听到那声阴阳怪气的“嘁——”,萧厄就感到耳熟,回头看到玄澈,却因为他带了眼罩,样貌与记忆中不同,一时没敢认。真应灵君提起旧事,他才回想起来,当初的确曾打过玄澈一拳,但没注意拳头究竟落在了何处,又是不是打到了对方的眼睛。

        “去你妈的,你们的眼珠子才瞎了呢!惟灵说了,这只是小伤!养上个几千年就能恢复了!”玄澈真君扶着刀把,麦色的脸庞气得发黑。

        “是是是,那就祝你早日康复!”诸神很敷衍地答应着,脸上写满“惹不起,躲得起”,相互对视几眼,道:“啊呀,我想起来家里有事,先走一步。玄澈君,你们慢慢聊。”“对对对,我家还有两只鸡要喂,我也回家啦!”

        玄澈本名叶渐离,是在萧厄两岁那年,白道人某天走夜路,在乱坟岗上捡到的弃婴,也是萧厄唯一的师弟。如今在后辛帝君的两仪殿下做事,是司战的武神。渐离渐离,多文雅的名字,念起来跟念诗一样。可也不知被谁带的,性子却越长大越跑偏,与“文雅”二字相去甚远。

        见玄澈比年少时张开了不少,看起来也稳重很多,萧厄以为对方叛逆暴躁的脾气会有所收敛,却没想到有增无减。不过,看起来玄澈这些年在仙界混得还不错,凭借一个“横”字无所畏惧,没几个人敢惹他。

        玄澈真君摸了两下刀把,冷“哼”一声。众人散了,他往真应这边看了眼,点头算是打个招呼,问:“这个乞丐是谁?”

        “乞丐”二字可谓是非常直白了,但从玄澈口中说出,却不会让人听起来觉得他不尊重自己。好像他这人有种气质,就是他往你面前一站,还未开口,你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如果他对着一名衣衫破烂的人称“公子”,反倒让人觉得不自在了。

        真应灵君道:“这位是今日刚飞升的神官,我正要带他去见帝君。”

        玄澈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不再正眼瞧萧厄一下,转身走了。萧厄却还在担心他的眼睛,扶了扶额头,道:“他的眼睛真没事吗?”

        真应道:“惟灵元君是药仙。她说没事,应该就是真的没事。”

        “没事就好。”萧厄心头一松。万幸玄澈眼睛无碍,又万幸自己现在披着苏轻言的皮。否则仇人相见,依照玄澈的脾性,今日定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必须有人被横着从吾道门抬出去不可。

        .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两仪殿前。

        彼时,大殿中仙乐飘飘,浅浅的花香四溢,里面的空间远比外面看起来更大更高,地上铺着雪白的编织地毯,两边的墙壁上镶嵌着洁白的玉砖,有成团的祥云浮雕,用金线镶着边儿。

        殿中有两张座椅高高在上,几乎顶到云层里去。

        后辛正斜斜坐在右边那张椅子上,右手肘撑着宝座的扶手,手掌托着下巴,一身皂黑色的华服在天花板上悬着的七色旋转大吊灯的照射下闪着斑斓的光,庄重威严,让人不敢抬头直视。而左边那把空着的椅子,不用想也知是灵修帝君的宝座了。

        “你们来了。等一会儿罢,本帝将大家都叫来,一起开个会。”后辛眯着眼睛,像是在打盹儿。很随意的一句话,也是很随意的语气。

        很多身份地位不怎么滴的神仙偏偏喜欢端着架子,而如后辛这般真正位高权重坐拥无上神力的天神,反而平易近人,随和得紧。

        萧厄垂首,道了声:“是。”与真应一起退到旁边。

        不一会儿,有神官陆陆续续进入,空荡的大殿逐渐站满了人,分两列排开。真应灵君站到左列第三位,玄澈真君则与之对应,站在右列第三位。

        后辛向萧厄望了一眼,示意他站到中间去,依旧用平缓不夹情绪的声音问:“全都来了?”

        真应灵君垂首道:“除了告假的几位,还有两位在来的路上。”

        “唔,那就再等等。”后辛道:“你们好久没有聚到一起过了吧,既然今天人这么齐,不妨借此聊聊天。”

        .

        “开什么会啊?”“不知道啊!”

        “为什么开会啊?”“也不知道啊!”

        “百十年没开过会了罢?”“好像是吧!”

        有人看到萧厄,恍然道:“哦,也许帝君是想说说他罢。”不忘补一句:“我还是很好奇,他究竟是为什么能飞升啊?!”

        于是几十双眼睛同时看向萧厄。

        萧厄则看向后辛。后辛打了个呵欠,声线平缓道:“既然大家都好奇,你不妨说出来,解开大家心里的疙瘩。”

        萧厄垂眸,道:“因为吃错了东西。”

        “什么东西啊?”诸神好奇心更重。萧厄摸摸鼻尖,讪讪道:“羊屎蛋子。”

        “咳!”“咳咳咳!”有人被口水呛到,有人憋笑,皆面红耳赤。

        “别不是惟灵炼丹,开炉时掉下了金丹被你吞了吧?”“吁——这可真是一次有味道的飞升啊。”

        但也有人质疑——

        “帝君,在场各位哪个不是因为在某个领域的实力格外出众,才飞升的?这个苏轻言误食金丹,分明靠走狗屎,不,羊屎运才飞得升,不能算数吧?而且他品性恶劣,根本不配做神仙,您是不是应该削去他的仙籍?”

        “呵呵。”这时,玄澈冷笑一声,站出来道:“既然你都说了人家凭运气就能飞升,那他为什么还要靠实力?”

        “……”萧厄捂住额头,深深吸了口气。如今他就怕从别人口中听到这句话,这比让他自扇耳光还要难受,结果玄澈还是说出来了。

        后辛一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立刻,大殿中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地上都听得清。即便是有人心怀不满,最多也只敢把情绪写在脸上,而不敢开口了。

        “本帝明白你们的意思,而且这也是本帝召你们来要说的。”后辛将声音压沉了一些,道:“苏轻言为人时,对天神不敬,招致海啸,酿成大祸。他成仙一事,的确有待商榷。”

        这么说,后辛帝君也不赞同苏轻言飞升了?就说嘛,苏轻言要实力没实力,要人品没人品,连做人都不配,更不配做神仙。后辛帝君英明神武,肯定不容许这么一个二世主上天。眼下看来,帝君叫大家来,应该是想集体商量,要不要把苏轻言削去神籍。又或许还要再严重一些,讨论究竟是把他贬去阳界,还是把他直接流放到阴界,才能罪刑相当。

        这下有好戏看了!

        谁也不说话了,大家纷纷等着看戏,甚至有人从兜里摸出一把去了壳的瓜子仁往嘴里塞。本着“见一面分一半”的原则,不忘抓给旁边的仙友们一些。

        后辛望向萧厄:“苏轻言。”

        “是。”萧厄上前一步,站到宝座正下方。

        后辛帝君淡声道:“对于大家质疑你品性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有。”萧厄虽低着头,背却挺得笔直。

        后辛:“哦?”

        萧厄抬起头,缓缓道:“就一句。在我看来,人品有问题的,不是我,而是那位妙渊水君才对。”

  http://www.zbwx.cc/book/13431/139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