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2.第二章

2.第二章

        现状:七骑英灵全部召唤完成,assassin入侵远坂家被acher击杀,berserker反叛间桐家。

        现在,是圣杯战争的第一天。

        “等等berserker你说什么?!!!”

        临近中午,间桐雁夜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菲奥拉:“……就算master你再怎么看我也是没用的,昨天你让我杀的那个人他真的没死。”

        间桐雁夜:……绝望.JPG

        菲奥拉:“冷静点,我一开始只是没想到他生命力会这么顽强,再去补一下不就好了?”

        间桐雁夜:“真的吗?”

        菲奥拉:“……真的。”

        “呼,这样就放心多了呢!”间桐雁夜松了口气:“啊对了,berserker,我今天要带小樱出去买一些家具和衣服,你要不要跟着一起?”

        菲奥拉摇摇头,答道:“我要去看一下周围的情况,你们去就好。”

        不是很放心自已这个废柴master,菲奥拉抬手摘下了自己的发饰,扭了几下之后那精巧的镂空银质发饰就变成了可以佩戴在腰上的腰间配饰。

        间桐雁夜:???

        “带上这个出去。”

        间桐雁夜接过来试着往腰上挂,结果被银饰那繁复的构造搞得头疼,压根挂不上去。

        菲奥拉忍无可忍的摇摇头,伸手拿过了在间桐雁夜手里格外不听话的银饰,探身过去给他悬在腰上,顺手给他整理了一下被他折腾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然后又抬手顺了一下他的头发。

        间桐雁夜(懵逼):“……???”

        间桐雁夜(脸红):“!!!”

        “咳咳!”猛地咳嗽了几下,间桐雁夜慌乱的退后几步,脸上控制不住的付出红色:“啊啊啊berserker我、我去看看小樱的情况!!!”

        菲奥拉:“……?”

        看着恢复了健康的间桐雁夜发挥出自己最大的速度分分钟消失不见,菲奥拉整个人都是懵的。忍了忍,没忍住,他抬手摘掉了自己的眼罩,露出一双温柔潋滟的浅翠色眸子,看向间桐雁夜离去的方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对了berserker你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间桐雁夜倒回来想嘱咐一下自家servant,结果一下子撞上了菲奥拉的盛世美颜。

        间桐雁夜:“……”

        菲奥拉:“……???”

        正抬起头的银发英灵有着超乎寻常的美貌。缺少发饰束缚的银色长发顺着他的动作滑下,完完整整的将他的脸暴漏了出来。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安静澄澈的浅翠色眸子,眼尾上挑的浅翠色眼睛纵使冷淡无波却仍旧显得温柔多情,高挺的鼻梁,薄红的唇,精致而立体的五官有着沉静的古典意味。那是一种超越了人能想象的极限的、不应存在于世的美,在看到他的那一瞬脑子里便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了。

        间桐雁夜:“……”

        咚——

        菲奥拉:“——master?!!!”

        后知后觉想起自己的脸有多么大的杀伤力的菲奥拉沉默了一下,先选择把自己的眼罩带上,然后再去把丢脸的磕到墙上把自己撞晕了的御主抱起来打算放到楼上。

        “berserker?雁夜叔叔?”

        穿着睡衣的小姑娘揉着眼睛带了点慌张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和正要走上楼的银发英灵撞了个满怀。

        菲奥拉腾出一只手揽住间桐樱,额头轻轻碰了她一下,放缓了声音:“怎么了,樱?”

        间桐樱眨了眨眼,摇摇头什么都没说,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

        揉了揉小姑娘的头,菲奥拉一手抱起间桐樱让她做到臂弯中,另一只手搂着自家御主轻轻松松的上了楼。

        不过啊……往上走的过程中菲奥拉忽然想起来自家御主似乎是打算出门买东西来着?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间桐雁夜,菲奥拉默默地把自己想要出门打探情报的决定撤销,换成带小姑娘上街顺便打探情报。

        至于那个昏过去的master……

        身体底子还没恢复好,虫子虽然被圣剑驱逐但对他身体的破坏并不是一两天可以恢复好的,哪怕被灌了药也得修养几个月,再加上间桐雁夜身为魔术师的资质并不是很好在失去了刻印虫后供魔给berserker这个耗魔大户仅仅是维持菲奥拉的日常行动就已经很吃力了,所以……

        菲奥拉叹口气,还是先让他睡着吧。

        “樱,”放下怀里的小姑娘,菲奥拉蹲下身,看着一脸懵懂的女孩子放柔了声音:“要和我一起出门吗?”

        间桐樱有些踌躇,她犹豫的捏住银发英灵的衣角,轻声问道:“berserker也一起吗?”

        “嗯。”

        “那雁夜叔叔呢?”

        “master很累了,要休息哦。”

        “嗯,”小姑娘歪着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那雁夜叔叔就去休息吧,我和berserker一起出去。”

        菲奥拉稍微弯了弯唇角:“那么先去换衣服吧,我们先去外面吃饭。”

        间桐樱点点头,转身跑开了。

        “啊我想想,这个世界的货币是什么来着……原来是这种样子吗?”

        菲奥拉从自己的异度空间中摸出来一块柔软的透明水晶,有些茫然看着它逐渐改变形态变成了一张卡。

        EX级的宝具,神明的馈赠[(God\'s  gift)],是一个专门用来存放东西的异度空间,里面放着许多效果不明的东西,虽然没办法用来攻击,但各种意义上都非常有用。附注:里面的东西全部来自神明的赠送。

        “啊,还得换身衣服……唔,衣服的话我记得……”

        空气中漾起无色的涟漪,菲奥拉伸手在里面摸索着,半晌舒展了眉——“找到了”。

        展开的手心里是一件轻薄柔软、流光溢彩的外袍,在解除了魔力构成的概念武装后菲奥拉随手把外袍往身上一披,那外袍瞬间化作流光覆盖住了全身,眨眼间改变了形态。高领修身长风衣衬衣,裤子,长靴,全部都是白色,有着金色勾勒出神秘的纹路。

        想了想,菲奥拉勾出一条可以最大限度让模糊他的容貌的项链带上,然后解开那宛若工艺品一般的丝带样式的眼罩,用它扎起了散开的长发。

        “呼,这样好多了……那么,master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对着仍在沉睡的人轻声这么说了一句,菲奥拉离开了房间。

        “好了吗樱,要走了。”

        “嗨——”

        “嗯,天气很好呢。”银发的英灵抬头看了看天,伸手牵住间桐樱,“那么,先去把生活必需品买回去吧。”

        “对了——在外面的话,叫我哥哥好了。”

        “嗯,哥哥!”

        “那么,走了哦。”

        *****

        “咦?”

        这种感觉——servant?

        “哥哥?”

        间桐樱抬起头,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红晕,看着突然停住的银发英灵有些疑惑的问道。

        菲奥拉看了某个方向一眼,想了想,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说道:“有servant来了哦,要和我一起去吗,樱?”

        “嗯,要和berserker一起。”

        间桐樱抓住他的衣袖,认真地说道。

        菲奥拉失笑,抬手将她抱起来:“那么走吧。”

        眼前的景色在一瞬间改变,间桐樱有些痴迷的看着这从未见过的景色。

        广阔的还泛着微弱的红色的深蓝色天空映入眼中,每一次跳跃都仿佛是离天空更近了一步,渐渐地,眼前变成一片深蓝,夜幕降临,点点银光闪烁,天边升起了一轮明月,温柔而皎洁。

        间桐樱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她现在很幸福。

        只不过……能再见到爸爸妈妈和姐姐就更好了。

        这么想着,她悄悄把脸埋进了银发英灵的怀里。

        “到了,嘘——”

        落到某一个仓库上站好的菲奥拉看着睁大眼睛的小姑娘,抬手把她往怀里按了按。

        那是——saber和Lancer吗……

        不过,有熟悉的气息呢……

        这么想着,菲奥拉眨了眨浅翠色的眸子,将整条仓库街扫视了一遍。

        不在现场吗……

        除了在场的两位英灵和一位疑似御主的女性,之后就是躲起来的三个人类,还有一些类似于使魔的存在,以及……隔得老远的站在大桥上的那位英灵和他的御主,还有……咦?

        一边分心的想着一些不想干的事,一边摸出一面恍若波光粼粼的水面一般的镜子,注视着上面分成几个小块的画面,菲奥拉却突然看见分出来的某个画面上有个模糊的影子。

        菲奥拉有些困惑的戳了戳镜面,然后就看到那个模糊的影子变成了身穿金色铠甲的男子,一双不祥的蛇一样的红色眼睛看了过来。

        菲奥拉:……哦豁。

        金发红瞳的男子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这个方向,然后露出了一个看着就不怎么好的带着恶意的笑。

        菲奥拉的身边几乎是立刻就出现了有金色的灵子构成的英灵,他听到那个英灵用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声音对他说道:“杂种,那个家伙效忠的就是你吗?”

        菲奥拉:“……谁?”

        果然是有和他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被召唤过来了,不过他有那么多下属,谁知道来的是哪一个啊。

        “哼!”

        男子双手环胸,盔甲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刚要张口说什么的时候天上却忽然降下了雷霆,伴随着雷电的轰鸣声,一个红头发的大汉从天而降,脚踏闪电的公牛拉着的战车降落到了地上给平整的地面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菲奥拉清楚地看到金发男子微不可查的僵硬了一瞬,然后带着怒气看向了下面。

        ……哎呀,这是吓到了?真是……可爱。

        “杂种你在笑什么?!”

        菲奥拉摇摇头:“没事哦,咦?”

        然而金发的英灵却把下面的发生的事忽略了个彻底看向了他怀里的孩子,一下子就来了兴致:“喂杂种,你是远坂时臣的女儿?”

        间桐樱瑟缩了一下,本能的向菲奥拉怀里靠去。

        菲奥拉抬手护住她,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下面那个大汉大声地说道:“出来!还有别的人吧,隐藏在黑暗中偷看我们的同伴们!被圣杯战争邀请在冬木聚集的英雄豪杰们,具有值得夸耀的真名,却偷偷的在这里一直偷看,真是懦弱。连露面都害怕的胆小鬼,就免得让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侮辱你们,你们给我觉悟吧!”

        男人的声音猛地拔高,意气风发的样子恍惚可见当年踏遍天下征服世界的气势。

        站在他对面的金发英灵猛地就炸了,血红的瞳孔微微收缩,蛇一样的冷酷:“那个,杂种!”

        说完,也不管他面前这两个人是什么反应,直接灵体化消失了。

        菲奥拉表情微妙地看着又重新出现在场上的英灵,穿着一身金光闪闪的铠甲站在道路旁的路灯上,真是……难以形容。

        “不把我放在眼里,不知天高地厚就称王的人,一夜之间就窜出来了两个啊——不,应该是三个才对。”

        这么说着,金发的王者将那双红色的眼睛转向了这里。

        “还不出来吗,杂种?躲在那种阴暗的角落里是什么意思,还不赶快出来拜谒本王的荣光!”

        菲奥拉:……有点生气。

        菲奥拉抱着间桐樱轻轻松松的跳了下去,落在地上后看向在场四个英灵,扫视一圈后,淡定的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众人:“……”

        Rider的御主忍不住吐槽道:“哇啊英灵都是这么奇怪的人吗?!大晚上一身白是什么意思啊?!”

        “哈哈哈哈哈!本王没看错,你果然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啊!”金发的英灵大笑着说道,“喂,那个杂种还不出来吗?!”

        菲奥拉:……他到现在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吧,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然后他就看到在离他不远处灵子聚集成人型,银发,深绿如湖水般的眸,一身白色华服的男子从容的向他行礼,目光平静,动作优雅,沉稳而缄默,就仿佛……恍若当年啊。

        菲奥拉沉默了一下,伸手勾下了项链和用于束发的发带后顺手往手腕上一缠,露出了一张与眼前的人有五分相似却更加精致俊美的脸。

        他看着跪在他眼前的男子,微微垂眸,唤着他信任的属下同时也是他的同族的名字,语气清淡渺远:“路维纳卿。”

        “是,王。很高兴见到您,路维纳奥尔维亚,以caster职介降临,在处理完一切事情之后,我会去找您。王,请原谅我的无礼。”

        路维纳露出一个浅淡的笑,静默如湖水般的深绿漾起涟漪,仿佛密林中终于见到了阳光的一汪清泉,他看着他的王,优雅淡然的笑里带着不自知的亲昵。

        菲奥拉颔首:“无需如此,做好你该做的事即可。”

        说完,他伸手解下手腕上的丝带,又用它覆住了双眼。毕竟这个眼罩也有可以模糊他的容貌的作用,虽然它只有盖在眼上才能发挥作用。

        路维纳垂首应是,站起身走到了菲奥拉的身后,脸上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寡淡,那是万事万物都不放在心上的淡漠,只有当他的目光转到他的王身上时深绿色的瞳才会流露出认真的神色。

        “哦哦哦,真是个衷心的臣子啊,这样的话,”身高高达两米自称征服王的大汉苦恼的摸了摸下巴,“我也没办法把他收入麾下了啊。”

        “啊?什么?你还想把人家的臣子挖过来吗你别太过分啊!呜啊啊啊——”

        一旁的saber和Lancer都皱起了眉。

        路维纳听到这话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目光是退却一切的理智与冷静,他向他颔首以示尊敬,然后眼睛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他。哪怕看到rider一指头弹出去了自己的御主也没有分给他们半点眼神。

        在折腾完自家御主之后,征服王咧开一个豪爽的笑容:“哟,可以问一下你是哪里的王吗,有这么好的属下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哦——还有上面那个,来认识认识吧!”

        “rider!!!!!”

        Rider瘦小的御主简直都快崩溃了。

        然而……金色的英灵,非常,非常,非常的不高兴。

        “你们这些杂种!!!”

        原地爆炸不解释。

        看之前他的样子就知道了,金发的王者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以自我为中心和绝对的任性傲慢,在被忽视了这么久后,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所以……被攻击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

        理所当然个头啊!!!

        金色的漩涡出现在天空,耀眼的金色布满了整个天空,无数的刀枪剑戟等武器从中探出,那缠绕着的强大魔力和闪耀的外表无一不昭示了他们身为宝具的事实。

        然后,就见金发的王者傲慢的笑了:“杂种,为见到这如此光荣的一幕,好好给本王跪下谢恩吧!”

        手一挥,那成片的宝具就落了下来。

        Saber失声叫道:“不好,爱丽斯菲尔!”

        Rider拎起自己的御主第一时间架起了战车:“噢噢噢噢那个金皮卡好厉害!!!”

        菲奥拉一手固定好怀里的小姑娘,一手扯过自家下属,抬手召唤出了自己的宝具。

        “那是一生的坚持,无悔的决定,于此展现吧,[不灭的荣光(Eternal  glory)]!”

        EX级的防御性宝具,[不灭的荣光(Eternal  glory)]。一方面,有王那不可动摇的守护信念构成,王爱着国家,愿意不惜一切来守护他的国家。另一方面,由他所缔造的王国——奥尔维亚中所有人的信念凝聚而成,他们相信着王,无论身处怎样的逆境都毫无保留的信任着王,也想要守护着王。将那繁华的国家中所有人的信念凝聚在一起,只要王还存在着,只要国家还存在着,那么这份守护就决不可被撼动。并没有具体的形态,平常的话,会作为常驻型宝具附着在使用者的身上,能够当下A级以下的宝具。

        啊,至于他为什么会直接解放宝具……

        一方面,他宝具多而且都很厉害,并不担心被看出来什么的,另一方面……朝着他这个方向来的绝大部分都是A级的宝具。

        真是操心。

        菲奥拉真心觉得,那个金发自称王者的英灵跟个小孩似的,还是中二等级max的。

        等着这一轮宝具雨放完了,菲奥拉松了一口气,收回了宝具,一抬头就看见金发的英灵盯着他,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趣味。

        感觉,被盯上了呢,哈、哈哈……

        菲奥拉:我可以选择时间倒流回到召唤前吗?明明直接自己动手在世界上撕开个口子就好了,干嘛要这么嫌麻烦的自己给自己找事做!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