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3.第三章

3.第三章

        “哈哈哈哈哈!本王果然没看错你啊,奥尔维亚的王——来让本王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吧!”

        金发的王者肆意的大笑,手一抬,空气中泛起涟漪,数个金色的漩涡出现,将天空渲染成一片耀眼的金。

        “失礼了,王。”路维纳抿了抿唇,沉下了眸,往前跨了一步,非常干脆直接的说道,“乌鲁克的王吉尔伽美什,请您住手——以您那位御主的情况来看,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他就会动用令咒了。”

        来自乌鲁克的王——吉尔伽美什顿时就不高兴了,因为路维纳说的事发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高了。然而他是谁?吉尔伽美什,万王之王,英雄王!所以……

        “哼!不过是区区臣下而已,还敢违背本王的命令不成!”

        这么说着的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的挥下了手,无数等级在A以上的宝具就这么□□脆的扔了出去,然而吉尔伽美什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舍。

        Rider驾着战车在天空倒是不要紧,saber和Lancer却一下子艰难起来,尤其是saber,她身后还跟着的那名银发红瞳的女性怎么看都逃不过去。

        菲奥拉皱起眉,把怀里的间桐樱交到路维纳手里,右手高举绽放出柔和的白光,再次释放了宝具。

        ——不灭的荣光(Eternal  glory)。

        与之前截然不同,加大了魔力的输出,这个宝具隐约展现出了它真实的威力。庞大的魔力掀起的雾气中隐约可见纯白的城市,仿佛有鸟类的啼叫声响起,清脆悦耳,纯白柔软的花瓣拂过脸庞,那是只要看到就不由得心生向往露出微笑的存在,那就是奥尔维亚的王城——阿卡兰萨。

        柔和的白光牢牢地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将这一整片街区都护在了里面,saber松了口气仍旧拿着剑守护在银发女性身旁,rider也落在了地上,单手拎着自己的御主,看着眼前的光芒不由得赞叹,只有Lancer似乎是被他的御主召唤回去了。

        “哼,杂种,有点本事。”这么说着的英雄王在仔细看过菲奥拉的宝具之后,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哈哈哈哈!奥尔维亚的王啊,在这场战争的最后,我必将亲手杀死你!到那时,将这份光芒全力展现给本王看吧!哈哈哈哈哈哈!”

        那是包含了一整个王国的所有的信念,坚定而执着,纯粹而无暇,哪怕是高傲如吉尔伽美什也忍不住为之动容。

        就在这时,在吉尔伽美什刚刚撤下了可以出现宝具的漩涡时,Lancer突然出现,一红一黄两柄□□迅速的向他攻来。

        迅捷的攻击带起了破空声一下响起,猝不及防下吉尔伽美什被红色的□□划伤了手臂,再一击便被迫落到了地面。然而他很快反应过来,凭空出现的锁链牢牢地困住了Lancer,紧接着铺天盖地的金色漫延开来,将夜空渲染的宛若白昼。

        “胆敢让本王和你站在同一土地上,杂种你胆子很大啊!”

        宛若鲜血一般的红眸中的瞳仁缩成了一条细线,吉尔伽美什看着暂时被困住的Lancer,语气冰冷。然后他不再说话,抬起了手,那远比之前还要多的宝具海洋很明显的表达了主人的愤怒。

        “好大的胆子啊时辰!呵,忠臣的谏言吗……”

        正打算射出宝具的吉尔伽美什突然感受到了令咒独有的束缚力,整个人都气疯了,气到了极点反倒扯出了一抹笑。

        “这次就算了……别以为下次本王还会放过你!”

        他抬眼冷淡的看了被束缚着的Lancer,有些厌恶的移开了眼,扫视了一圈另外的几个英灵,轻哼一声:“杂种,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能见到本王的只有真正的英雄。”

        留下这一句似乎是对菲奥拉又似乎是对所有人说的话,吉尔伽美什化为灵子离开了。

        被困住的Lancer终于能够落在地上,面上带有明显苦涩的笑容。

        Rider挠了挠头,耸了耸肩,道:“哦是令咒吗,真幸亏把我召唤出来的是这个小子啊!被要求干这种事……啧!走了,saber,Lancer,还有那边那两个,期待再见!小子,走了!……你能不能有点用啊?”

        晃了晃因为之前的巨大冲击直接晕过去的御主,看着现场也打不起来了,rider很干脆的驾着战车走了。

        “王?”

        路维纳侧过头,轻声问道。

        “没事,”菲奥拉收回看向Lancer的目光,“走了,路维纳卿。”

        “是。”

        安静地看着他所效忠的王抱起那个小姑娘跃起离开,路维纳垂下了眼,看了一眼也在撤退的saber一组,顺手往她们身上放了点小东西后也灵子化离开了。

        *****

        银发紫瞳的男子几乎快气疯了。

        “啊啊啊,混蛋混蛋混蛋!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王也在那里啊!!!太过分了,我也想见王啊!路维纳卿真是太可恶了!啊啊啊王王王……果然还是我的原因吧,我这种人就不应该出现在王面前。”

        本来气的快原地爆炸的男子忽然就消沉了下来,整个人都灰暗了。

        跪在他面前的黑纱蒙面束身的女子歪着头看了他一眼,安静的补了一刀:“伊诺大人,王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们。”

        伊诺:“……你闭嘴啊瑞亚!!!”

        瑞亚微微一笑,日常插刀自家上司的任务完成后神清气爽的退了下去。

        想了想,伊诺拎出又一个下属,说了几句就把人给踹了出去。

        “……大人您这样一定会遭报应的。”

        死板板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的说着,那平直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在夜空中幽幽的响起,无可救药的鬼气森森。

        伊诺笑眯眯的挥了挥手,温文尔雅的说道:“啊,一路走好,完不成任务的话就请去死吧。”

        下属:……

        淡定的折腾完自家下属,伊诺愉快的转过身来,正打算去看看自己找来的那个御主,却忽然看到面前聚集起了浅金色的灵子。

        伊诺歪了歪头,忽然笑了,那笑轻柔绵软,带着梦幻的色彩:“啊呀呀,路维纳卿啊——”

        站在他面前的人垂下了眸,掩住了那一片静谧的深绿,语气依旧是不急不躁,优雅而从容:“好久不见,伊诺卿。王,想要圣杯。你明白了吗?”

        “是吗……”

        漂亮的和水晶一样的紫色竖瞳微微收缩,半晌,伊诺眯起眼笑出了声。

        “我明白了——你可以走了。”

        他冷下脸色,一瞬间脸色变得极为危险,那冷漠而傲然的神情,加上那双竖瞳,几乎是脱离了人类这一物种。

        路维纳淡淡的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离去了。

        “哈啊——assassin,刚才是不是有人啊?”

        揉着眼睛进来的少女有些含糊地问道。

        “并不是人哦,master……不过也没什么事就是了,睡吧,不然的话藤村爸爸大概会杀了我吧。”

        伊诺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笑着揉了揉少女的头。

        “切,”不爽的皱了皱眉,少女摆出一脸凶狠的表情,“不过是一个老头子,管太多了!”

        “噗……哈哈哈哈,抱歉抱歉,master我完全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嗯……很晚了,睡吧,master。”

        伊诺伸手抚上她的脸,俯下身在她的脸侧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晚安。”

        嘴角含笑的男子眉目俊朗,手上的动作轻而温柔,微凉的手套轻轻摩擦着她的脸,透亮如水晶的紫眸微微闪动,宛若一场奢靡的梦境。

        “诶?……咿呀啊啊啊——”

        猝不及防被来了个晚安吻的少女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找上门来的servant,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惨叫着夺门而出。

        伊诺:“……咦?”

        看着自家的御主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伊诺有些困惑的撑住脸,喃喃自语:“唔,所以不该用这种方式?可是要用这个时代的方式打招呼什么的好不习惯啊……”①

        *****

        “master,你醒了?”

        回到住所的菲奥拉看着刚刚醒过来的间桐雁夜,说道:“我先送小樱上去了,master你等一会儿。”

        毕竟是小孩子,在回来的路上间桐樱已经撑不住睡过去了。

        间桐雁夜:???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

        菲奥拉:很多。

        “berserker,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听着菲奥拉给他讲白天发生了什么,间桐雁夜只觉得生无可恋,毕竟也不是谁都能磕倒晕过去结果睡了一整天——有哪个master会废成他这样啊,现在连魔力都不能好好地供给了……

        ……魔力?berserker好像挺耗魔的啊……

        “等等berserker你动用了宝具,魔力不要紧吗?”

        顿时间桐雁夜就担心得不得了,毕竟他之前是靠着虫子来榨取生命力换取魔力的,现在没了虫子就他本身那点魔术回路根本供不起berserker,所以如非必要他一般也很少会吩咐berserker去做什么,但是今天晚上不一样啊!都动用宝具了啊!!!总感觉下一秒berserker就要回英灵座了啊!

        “没事,只是见到了几个servant而已。”

        自心底响起的声音让他一惊,下一瞬就被菲奥拉的话吸引过去了,听完之后间桐雁夜生气地说道:“没事的话你也不至于直接灵子化!berserker你如果说话的话一定会用实体,你现在……用不用我给你补魔?”

        看着一脸豁出去的御主,菲奥拉:……?!!!

        不我不用!我有王后了我只爱她一个!!!

        吞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菲奥拉终于想起补魔还有血液这种方式,但是……master好像不是那么想的啊!!!

        嘛,毕竟看他之前在间桐家接受虫仓改造的时候方式不怎么正常就知道了,间桐脏砚是绝对没有教给他正常的魔术知识的,所以……快把你脑子里那些东西收回去!

        “不需要……master,你应该知道我的那个宝具,我并不缺乏补充魔力的手段。”

        “神明的馈赠(God's  gift)吗?这样啊,那就好。”松了口气的间桐雁夜露出一个略尴尬的笑容,迟疑了下说道,“唔,我去做点饭吧,berserker你来了之后还没尝过现在的食物吧,我去做点好了。”

        大量的进食可以补充魔力这一点间桐雁夜还是明白的,而且他也非常自信与自己离家出走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厨艺,于是他不等菲奥拉说什么就直接去厨房了。

        Berserker已经帮了他很多了,怎么说他也得有点用才行啊!呃……可能有点困难,毕竟他的魔术资质也不是很好。不过他会努力的!

        干劲满满地间桐雁夜一头扎进了厨房。

        菲奥拉:……

        嘛,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很不错不是吗?笑

        所以他显现出了实体,道:“好。”

        嗯,盖亚和阿赖耶果然没骗他。

        啊,你问他和这两个有什么关系?盖亚是暂时的打工上司,阿赖耶嘛……纯粹就是帮个忙。以及master你做饭真好吃。

        吃完饭后,菲奥拉下意识咬了咬筷子尖,他眯起眼露出一个满足的表情:“唔,非常感谢。顺带一提,Master你的使魔好像传消息了。”

        被圣杯和盖亚分走了大部分的诅咒,虽然还是比较冷淡但不像以前那么冷漠不近人情的奥尔维亚之王,终于能够好好的感受世界了——那些诅咒要什么有什么,几乎隔绝了他对外的一切感知,简直不能更惨了!虽然那是他自愿的吧……但是还是感觉超难过的!尤其是那种状态下他还一剑捅死了自己的儿子②……总之,现在他很高兴就是了!

        “哦,我去看看啊……berserker,教会发来了对assassin的征讨令,奖品是令咒?!”

        间桐雁夜惊讶的瞪大了眼。

        “master你需要吗?”

        银发的王者将目光转向他,平静的问道。收敛了之前露出来的些微柔软,白色丝带样式的眼罩盖住了他半张脸,将那不属于人间的美丽掩藏起来,隐于其后的浅翠色眸注视着间桐雁夜,清楚的让人感受到他沉静如海、广阔如天的气质和威严。

        这样的菲奥拉,才是传说中那真真正正的“纯白与风暴之王”,无可替代的奥尔维亚之王。

        对于菲奥拉来说,间桐雁夜做得很好——除了一开始的要求,他基本上没有求过他什么,并没有将他当做servant看待,而是真正的当做一个人,这让他感觉有些意外。但间桐雁夜不是他的子民,没有义务为他奉献什么,所以他付出,菲奥拉就会给予回报。

        ——那么,间桐雁夜,说出你的请求吧。

        间桐雁夜看着认真起来的菲奥拉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却也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正襟危坐:“不,我现在的愿望已经完成了,所以令咒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只要小樱能够好好的,能够再回到……自己的家就好。”

        这么说着,间桐雁夜苦笑了一下,虫子被驱逐出身体之后他那被影响的偏激到不行的脑袋也回到了正轨,所以……就算很难过也没关系,他只想,看到葵姐,还有凛和樱能够再在一起没有任何忧伤的玩耍。这样就足够了。

        哦对了葵姐能够幸福的前提是远坂时臣得活着……可是鬼才要去管那个混蛋啊!!!一切都是时辰的错,只有这点他绝对不会改变!!!

        “是吗……”菲奥拉看着他释然之后瞬间狰狞的脸,轻声道,“真是意外的好满足呢。”

        间桐雁夜连忙收拾好表情,努力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啊哈哈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啦,圣杯对我也没什么用啊。”

        ——不,正因为是普通人,所以这种精神才显得可贵。

        生于神代的菲奥拉,一手掀起了人类解放的狂潮,一生都在致力于能够让人类最大限度的决定自己的命运。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人类这一种族是有多么的黑暗,亲人、爱人、友人,仿佛没有什么都是他们不能利用的,欲望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也是毁灭人类的关键,他见过太多太多的黑暗,所以更加明白和喜爱善的存在。

        能够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进而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这一点,很多人都能明白但却做不到,但间桐雁夜却做到了,这就说明了他的精神有多么可贵。

        啧,有点想拐人了……毕竟这种人就算没有多大才能也是用着让人安心的那种啊,超级想拐回去的!

        不过……那个assassin听描述怎么感觉……

        “呐,master,”菲奥拉收敛了自己的气势,恢复了一贯的温和沉静,“教会有发来关于assassin的资料吗?”

        间桐雁夜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听到他问赶忙答道:“教会已经查到了assassin的御主就是之前的连环杀人犯,通过被杀害的人家中的监控可以看出他召唤出了assassin,而且那个assassin也和他的御主一样,但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assassin突然杀掉了自己的御主,之后就失去了踪影。教会因为担心assassin会做出什么不可控的事所以发布了征讨令。Assassin的话,只知道他是银发紫瞳,能力什么的也不清楚。”

        菲奥拉:很好没跑了,这个也认识。

        菲奥拉有点头疼,能够以assassin的身份被召唤出来的,只有他的宫廷总管伊诺·莫里斯。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伊诺卿是个什么性子——完完全全与世俗相反的三观与对鲜血与死亡的狂热,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来。不过说起来,如果伊诺卿被召唤的话第一时间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他,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的话……他不会该暗搓搓的打算给他送个大礼什么的吧……

        仔细一想,真的很有可能啊……

        而且还要加上一个看着冷静但对他狂热的不能再狂热心思缜密的路维纳卿……

        菲奥拉:……心累不想说话。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