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4.第四章

4.第四章

        风清日朗,带着寒意的风拂过长发,一身便装的伊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口咬住冰淇淋,空出一只手拉了拉围巾,然后顺手往空中一捞抓住了一个飘忽不定的黑团子,看都不看就往地上一扔。舔着冰冰凉凉带着甜味的冰淇淋,伊诺无动于衷的看着黑团子逐渐拉伸延长,和他的影子连在了一起。

        “大人,需要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吗?”

        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存在的人幽幽的开了口,硬生生的凭借声音营造了一种鬼屋的氛围。

        “啊呀呀,是你啊,”伊诺咬着冰淇淋,看着延伸出来的影子,歪头笑得一脸天真,“没完成任务就回来是来送死的吗?”

        说完,他抬脚踩了下去,长靴重重的踩在影子的某个地方,空气中隐约传来某个东西的闷哼声。

        “大人……您又来了。不过我不会在意的——恭喜您,王知道您也被召唤了,顺带似乎误会了您。”

        伊诺手一抖,好悬没把冰淇淋戳到自己脸上。僵了好一会儿,才笑眯眯的碾了碾地面。完了之后松脚看着那一团黑迅速隐遁,这才一脸生无可恋的蹲在了地上。

        “啊啊,好想死。QAQ王!”

        想见王想见王想见王……我想见王啊!!!!!路维纳卿那个混蛋,他就是故意的!

        圣杯降临时需要足够的英灵灵核来锁定并打通向世界外侧的路,之后依靠那庞大的魔力固定道路,所以他必须要死,这点倒是不在意……但还是想见王啊!!!

        ……咦,谁?!

        有着俊朗相貌的男子保持着自己的动作不变,紫色竖瞳却一点点收缩。

        ……

        伊诺眨眨眼,突兀的笑了,三两口吃完冰淇淋,被冰的打了一个激灵,站起身晃晃头,又高高兴兴地走了。

        “王,我来见你了~~~”

        啊哈哈有办法解决问题了!王我来见你了!!!

        他抬起头冲着某个方向挑衅一笑:“谁要听你的啊!”

        ——那个方向,是大圣杯的存放之地,圆藏山。

        *****

        安静的待在房间里睡觉以节省魔力的菲奥拉豁然惊醒。

        这种该死的、不祥的预感……

        菲奥拉沉下脸,一翻身下了床,魔力覆盖全身换上概念武装,随手摸出个防具护住屋子,打开窗户跳到了房顶。

        辛好当时选房子的时候选的是新建的富人区。

        心里这么想着,菲奥拉一跃而起,躲过了忽然袭来的五把小刀,接着一扭身反手扣住出现在他身后的人,借着下落的重力直接把人双手反锁压在了墙上。

        “王还是和以前一样呢。”整张脸都毫不留情的糊在墙上,哪怕撞得头晕眼花,那人也依旧扯了一个笑出来,那病态而狂热的笑刺激的菲奥拉一个手抖,立刻就被人抓住从他手下挣了出来,转身蹭进了他怀里。

        菲奥了:……糟心!

        但最后,他还是没有推开伊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只是带了点无奈的揉了揉伊诺顺滑的长发,看着他漂亮的水晶一样的紫色竖瞳,将他抱进了怀里。

        “好久不见,伊诺卿。以及,你有必要向我解释一些事情。”

        手指轻轻摩擦着怀中人的脸庞,拂去那些不小心沾染的灰尘,菲奥拉垂下眸,缓声说道。

        伊诺:……王你听我解释那不是我啊!

        菲奥拉:呵呵,可能性太大我无法忽略。

        最后,委屈巴巴的伊诺扯着菲奥拉的衣袖跟着他翻窗户进了房间,看着他坐在床边,然后自觉地凑过去的跪在他身旁,给他讲了被召唤出来的所有事。

        被召唤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小孩子顺手就把人给放走了——奥尔维亚明确规定了要保护幼崽,然后伊诺和他那个杀人狂master陷入了讨论杀人的艺术和批判神明的狂热中,之后什么也没干,隔天雨生龙之介就去睡了——他只是个人类,还是要休息的。晚上,伊诺出去选了个黑帮老大当目标看着自己的御主又完成了一次艺术然后干掉了他。

        菲奥拉松了口气,幸好没出什么事,杀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还真以为自家孩子干了什么不好的事——谁让他三观不正,这种事在捡到他以前也没少干过。

        嗯,伊诺是菲奥拉捡回来的养大的,打仗打到一半的时候被出去散心的菲奥拉从战场附近带回来,好悬没被艾洛菲尔给当成敌军一枪捅了。自此,这一枪奠定了两个人的孽缘——虽然艾洛菲尔卿一点也不喜欢就是了。

        “王好过分啊——”眉目俊朗的男子亲昵的跪伏在菲奥拉的膝上,伸出手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他的手甲,“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干啊。”

        菲奥拉慢慢的梳理着他的长发,语气平静:“你是什么都没有干。”

        伊诺有些不开心的扯了扯他的手甲:“我才不要呢!我不喜欢他们。而且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那家人就死掉了,不过我有把那个小孩子放掉哦!至于后来那个啊——他活该。”

        看着一脸求夸奖的伊诺,菲奥拉只能给他顺毛:“好,我明白了,但是——”

        菲奥拉话音一转,抬手抚上他的脸,沉声道:“不可以乱杀人,你明白我的要求的。”

        因为明白伊诺·莫里斯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菲奥拉选择让他创立了“明光”宫廷护卫队来调控国家的黑暗面,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展露出他那截然不同的性情爱好,但菲奥拉同样选择了以自身为锁,牢牢的束缚住了伊诺·莫里斯,让他不至于过分疯狂而追求自我毁灭。

        毕竟伊诺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他所追求喜爱的破灭的景象绝不是一个两个的生命逝去能够完成的。他曾独自一人对抗敌军,以一个撤空的城池提亚拉彻底毁灭为代价,毒.杀、暗杀、挑拨离间,单靠这种小手段以一己之力稳定住了战场的前线,甚至葬送了近万人的联合军队。那堆积的无一完好的尸体,如同河水一般流淌的鲜血,被浸染成黑红、棕红色的土壤,几乎让每一个人都控制不住的恶心、恐惧。史称——“提亚拉的哀叹”。

        伊诺稍稍直起身,蹭了蹭他的手心,说:“好啊——只要王还在。”

        菲奥拉以自身为锁束缚住了他,但他心甘情愿。那是他的光,是他一生的信仰,他以一种近乎病态的态度追逐着菲奥拉的一切,无论菲奥拉说什么他都会赞同,更别说只是在杀人的时候节制一下注意一下对象这种小问题,又没碍着他杀人,完全没问题!

        所以说啊,他最喜欢王了。

        永远的公正,平等的看待每一个人,或许有偏见,但绝不偏激,能够包容一切的光明与黑暗,不近不远,是恰到好处的温暖。

        你或许会和他敌对,但哪怕你是他的对手,你也不得不佩服他那超绝的品格与广阔的胸怀。

        他背负了一个时代乃至整个世界,光风霁月的身姿指引着人民前进的方向。

        他是神明的珍宝,是世界的荣光,是无可替代的璀璨与荣耀。

        这么想着,伊诺伸手抱住菲奥拉的腰,露出一个愉快的笑:“王,我有事告诉您哦!是关于圣杯的!”

        ——真是抱歉了啊,路维纳卿。不过我很高兴就是了。

        *****

        “caster,我需要解释。”

        远坂时臣摇晃着酒杯,看着红色的液体一圈圈的漾开涟漪,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尽量以符合远坂家的优雅,温和的说道。

        尽管他的表情一点也称不上温和就是了。

        路维纳并没有在意他难看的脸色,只是又一遍重复了他的话:“很抱歉,远坂先生,但我的御主和你之间的同盟关系确实破裂了,我会带我的御主离开。至于去向如何,就不劳您多虑了。”

        那深绿如湖水的眸中一片冷然,深处压抑着细微的不耐与浅薄的忧虑。

        来找远坂时臣前,他收到了使魔的信息,得到了一些……不怎么好的消息。

        ——伊诺卿真的该好好教训教训了!随意的打扰吾王还敢违约……呼,要·冷·静!

        ……不行,还是气!

        “caster,你这是想背叛我和你的御主吗?”

        沉默了一会,远坂时臣再度开口道。

        路维纳轻轻嗤笑一声:“并不是,我的御主,和我的意见相同。”

        远坂时臣猛地攥紧的手中的酒杯,顾不上泼洒出来的酒液,看着路维纳一脸难以置信:“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绮礼是我的弟子,怎么可能……”

        他不在说话了,苍白着脸看着慢慢走近来的言峰绮礼。

        “时辰师,这是我的决定。”

        那个以往总是沉默着的男人这样说道,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死水一样的眼睛里忽然亮起了光,他的脸上渐渐爬上狂热,以一种及其坚定的语气说道:“我要去找他。”

        啊啊啊,他忘不了,在昨天晚上的混战,通过caster留下的使魔,还有在梦里的时候,他看到了世上最美的风景——那是光,是希望。

        那独一无二的纯白,想看到他……想看到什么呢?

        「你是……爱着我的……」

        似乎有谁在他耳边轻而执着的说着。

        言峰绮礼失神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冷静——他的确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他会在那个人身上找到答案。

        是的,不是卫宫切嗣,而是那个人,奥尔维亚之王——菲奥拉奥尔维亚。

        所以,谁都不能阻拦他!

        “时辰师,再见。我们该走了,caster。”

        言峰绮礼果断的出手打晕了远坂时臣,然后冲路维纳点点头,转身走了。

        路维纳:……

        他看着远坂时臣脖颈上明显青了一块眨了眨眼——要不是他提前说了把人打晕就好master你是不是得直接干掉他啊。

        该说不愧是和伊诺卿这么像的人吗……幸好他还没反应过来他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

        ——扣扣。

        菲奥拉松开手,屈指不轻不重的弹了伊诺的额头一下,轻声道:“路维纳卿来了,带他上来。”

        伊诺鼓了鼓脸,不爽的站起身来,怏怏的去楼下开门了,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路维纳和他的御主。盯了他们好一会儿,伊诺扯出一个笑,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辣个小婊砸居然还敢带人过来!

        路维纳神情淡淡,平常就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覆上一层冷色。他垂下眸,抬手推门。

        推——

        ……

        推不动。

        很好,伊诺卿!

        覆在门上的手下浮现出白色的繁复魔纹一闪而逝,“咔嚓”一声,门应声而开。

        路维纳抬起头,平静道:“走吧,master。”

        言峰绮礼:“……”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微妙的愉·悦。

        言峰绮礼努力压下自己的心思,跨步走了进去,然后——

        他看到了光。

        白色的宫装礼服精致而优雅,银发的王者一边下楼一边解下披风,听到声音抬眼看去,屋外的温暖的金色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映照着一双似是冷淡却温柔而潋滟的浅翠色眸,仿佛自九天走下的神明。

        言峰绮礼下意识的握住了胸前的银十字架,无声的祷告起来。

        下一秒,只见“神明”向他看来,薄冰化开,浅翠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的柔和,淡色的唇浅浅的勾起一个弧度,他看着caster向他跪下行礼,起身后和他相拥,互相亲吻侧脸,眉宇间有着显而易见的亲昵和喜悦,一下子便自天上走下了凡尘。

        “那么,这就是你说的人吗。”

        清淡而渺远的声音传入耳中,言峰绮礼一下子便撞进了那看似高不可攀的浅翠之中。

        “是……”他喃喃着,看向菲奥拉,眼中亮起了光,他认真地看着他,以一种庄严的姿态说道:“我是言峰绮礼。”

        菲奥拉稍一侧头,安静的看了他一会,颔首示意他进来。

        又是一个不安分的呢。

        菲奥拉轻抬起他的手,低头吻了他的手背,一触即分。

        ——奥尔维亚陌生人之间的见面礼,男性吻手背。

        不过他也很久没有做过了,毕竟后来称王了,很少会做这种动作了。

        “王,”路维纳上前一步  ,不动声色的隔开两人,“有些事想要和您说一下。”

        菲奥拉好笑的退开,点了点头:“嗯,正好我也有事要告诉你们,一起来吧。”

        “是。”

        右手轻叩左胸,路维纳微微弯腰轻声应道。

        言峰绮礼自动自觉的跟了上去。

        伊诺:……好气哦,王你把我忘了吗?

        默默地看着他们直接忽视了他,伊诺感觉自己委屈的快哭了。

        “伊诺卿?”

        银发的王者回头看他,轻轻拢起了眉。

        “王!”

        伊诺眼睛一亮,三两步追了上去。

        菲奥拉看着他跟了上来,转身也上了楼。

        “大体就是这样了。”

        路维纳单膝跪在菲奥拉面前,一丝不苟的报告着他所收集到的圣杯战争的资料。

        有关圣杯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的一群人都清楚得很,所以就不再多说了。伊诺和路维纳两个人的消息一合,整个圣杯战争的就极其明朗了——berserker、assassin、caster,三者是天然的同盟,acher目前意向不定,saber与Lancer时刻都同御主有着不同程度的矛盾,rider和他的御主倒是相处得很好,不过……

        菲奥拉指尖轻点着被言峰绮礼规整记下的资料,看完之后问他:“你对我的御主——间桐雁夜似乎很感兴趣?”

        而且你似乎对我也很感兴趣……

        言峰绮礼恭敬地说道:“是,王。我有些疑惑,想要请求您来解答。”

        菲奥拉若有所思,把手里的资料交给路维纳和伊诺,示意他们出去。

        二人行礼后退出房内,伊诺扭头看向路维纳,微笑道:“好久不见,路维纳卿,来谈谈吧。”

        ——敢打扰我和王在一起,死吧!

        路维纳转起头,向来性格低调的他难得的强硬了一回:“正有此意。”

        ——呵呵,你个毁约的混蛋!

        两个人对视一眼,纷纷灵子化离去。

        房间内,巨大的落地窗旁摆放着小巧的原木桌子和藤椅,菲奥拉坐下后示意言峰绮礼也坐上去,这才问他:“那么,你有什么事问我呢?”

        他的双手交叠撑住下巴,惬意的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半阖着浅翠色眸,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舒适而慵懒的气息。

        言峰绮礼犹豫了下,说道:“我被圣杯选为御主……圣杯选择御主是因为被选中的人心中有着强烈的愿望,但我并没有愿望。我不明白,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选中。”

        菲奥拉抬手指了指他手上的令咒,说:“这就是你有愿望的最好证明。你并不是没有愿望,而是没有察觉到。”

        言峰绮礼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我并没有愿望。”

        菲奥拉歪了歪头,探身过来伸出手,食指轻点着他的心口:“你是真的没有愿望吗?不——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才会拒绝。”

        言峰绮礼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触碰。

        「你是……爱着我的……」

        那个惨败而虚弱的女人,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美得不可思议。但他不爱她。

        他不爱她。

        “言峰绮礼,是吗?”菲奥拉收回手看着他,“你有喜欢的事物吗?”

        言峰绮礼想说没有,他是神明的信徒,将一切都交给了神,可他忽然又觉得这样说不行。

        菲奥拉摇摇头:“虽然可能会有点麻烦,不过你做好准备了吗?”

        菲奥拉看着他,浅翠色的眸明朗清澈,似藏着晴空万里:“你做好认识真正的自己的准备了吗?”

        言峰绮礼屏住呼吸,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

        ——会毁掉一切的。

        「你是……爱着我的……」

        在听到他说的不爱她后,那女人毫不犹豫的将刀对准了自己的心口,那濒死的神情痛苦而扭曲,却努力地向他笑,他的心中充满了悲伤,不只是对于妻子的死,而是——为什么你会自杀呢?为什么我……背负着妻子的生命,他茫然却执着的继续着自己的生命。

        「哎呀,你在哭呢。」

        弥留之际,那个女人温柔的笑了。

        可他并没有哭。

        还有他的孩子——卡莲,那个被他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感情送走的孩子,有着对女孩子近乎是灾难的被虐灵媒体质,他却从不关心她甚至是远离她,这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但他直觉不能见她。

        他不知道那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但他有一种感觉——他的一切都将被颠覆。

        菲奥拉看着陷入沉思的言峰绮礼,转头看向了窗外。

        高大的乔木,低矮的灌木,不远处的柏油马路。点缀其中的各色花朵摇摆着身躯,白色与黄色的菊花绽放,红色的山茶与粉色的牡丹怒放,栅栏内梅花伸展着枝干悠悠的开出凌寒的花来,马路旁冬樱飘飘摇摇的落下,铺开一地的淡粉。午后的阳光穿过带着寒意的空气,洒下一片一片的淡金。

        菲奥拉伸手虚虚的握住一把阳光,阖上了眼。

        言峰绮礼这个人啊,和伊诺卿很像呢。

        与世俗截然相反的三观,扭曲的性格,以恶为美,喜爱着绝望与悲哀,憧憬向往着一切的不幸,他们天生的便有人格缺陷。

        但他们两个是不一样的人——伊诺由衷的喜爱着杀戮与不幸,而言峰绮礼却在排斥着自己的本质,他真正所期望的,是能够感受正常的感情。

        稍稍有点麻烦,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

        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和魄力,来认清自己了。

        言峰绮礼睁开眼看着菲奥拉,做出了决定。他站起身,有些生涩的模仿着之前伊诺与路维纳对他所行的礼,单膝跪地的过程中右手划过玄奥的弧度落于左胸,左手虚放在腰间,低下头,虔诚的跪在了他的面前。

        “王啊,请您完成我的愿望。”

        他行臣下之礼,奉他为王。

        他想要知道一切,为此,不惜一切。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