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5.第五章

5.第五章

        咔嚓——

        菲奥拉抬起头,看向打开门跑进来的间桐樱,稍一侧头,表达了轻微的疑惑。

        间桐樱看到人的第一时间本能的跑到菲奥拉身后躲了起来,之后才发现那是言峰绮礼,有些怯生生的向他问好  :“绮礼叔叔。”

        菲奥拉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轻声道:“樱能先出去一下吗,楼下有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大哥哥,去找他吧。”

        间桐樱乖乖的点点头,松手跑出去了。

        目送小姑娘走出去,菲奥拉重新看向言峰绮礼,歪了歪头:“汝宣誓向吾效忠?”

        “是。”

        “那么,我允许。”

        菲奥拉将带着手甲的左手放在言峰绮礼的额头上,浅翠色的眸子里彻底褪去了那诅咒所带来的冰冷与漠然,沉淀着久远时光所给予的温宁。

        “先和伊诺卿谈谈吧,之后,再告诉我你想要干什么。礼仪的话,你可以去找路维纳卿。”

        菲奥拉收回手,温声道。

        “伊诺……卿?”

        言峰绮礼想了想,想起之前在菲奥拉身后站着的自带阴影笑眯眯的男人,虽然不知道能有什么用,还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走吧。”

        菲奥拉推门走了出去。

        楼下,伊诺蹲在地上认认真真的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冷不丁的说道:“呐,路维纳卿,我可以杀了她吗?”

        银发紫瞳的男子露出一个优雅的笑,抬手似是爱怜的摸了一下间桐樱的脸颊,带着点透明的旖旎紫色竖瞳温柔而醉人。

        路维纳皱着眉,整个人都被自虚空生长出来的花枝牢牢的禁锢住,寒冰封住了腰部以下,连动一动都难。听到伊诺的话,抬眼看去,冷淡的说道:“奥尔维亚的法律,对幼崽出手的话你是想要滚去执行死刑吗。放开那个孩子。”

        说完,他看了看身上缠绕盛开的花朵,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还有,我记得提亚拉是国花,怎么变成这样了?”

        深绿的枝藤上宛若血玉一般的花朵悄然绽放,呈现出玉质的花朵自中央向外色彩逐渐加深,最外层是凝固而透亮、奢靡的血红色,中间薄红近乎透明的花瓣小心翼翼的拥簇着金黄色的花蕊。

        伊诺眨眨眼,若无其事的收回手,伸出手摸了摸半空中的花朵,漫不经心的说道:“大概是她喜欢我吧。”

        路维纳轻轻拧眉,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汲取着他的魔力开的愈发艳丽的花朵柔和了眉眼:“抱歉,能放开我吗?”

        那名为“提亚拉”的花似乎是犹豫了下,最后蹭了蹭他的脸,收回了枝蔓。

        伊诺扯过花藤,有点不开心的戳了戳:“好过分,提亚拉明明是我的!”

        提亚拉顿时将所有盛开的花举到了伊诺的面前,讨好的用细小的枝蔓缠住了他的手腕。

        菲奥拉站在楼梯上,看着由纯白转为血红的花朵若有所思。

        伊诺似有所觉得回过头,看到菲奥拉一下子眼睛亮了:“王!”

        言峰绮礼看着整个人都扑到菲奥拉怀里撒娇的伊诺,深深的怀疑为什么王会让自己去和他谈谈。

        伊诺抬起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言峰绮礼,张口一字一句无声说道。

        想·看·到·死·亡·吗?

        瞳孔一缩,言峰绮礼控制不住的想起自己的妻子。

        ——不!

        不能去想!不能想!

        伊诺一挑眉,笑嘻嘻的亲了菲奥拉一下:“那王,我先走了哦。”

        说完,他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砍在了言峰绮礼的脖颈上,然后就着人倒下来的力道顺手往肩上一扛,麻溜的开门跑了。

        菲奥拉:……???

        刚刚敲碎了身上的冰的路维纳:……

        看了一眼黑着脸的路维纳,菲奥拉了然,他伸手揽过间桐樱,问道:“路维纳卿,能去做些饭吗?”

        路维纳回过神点点头,向厨房走去。

        啊呀呀,菲奥拉失笑,连话都没有回他,这种样子的路维纳卿真少见,看来是被气狠了呢。

        菲奥拉摇摇头,看了看怀里明明吓得不行却还是硬忍着的小姑娘,抬手揉了揉她的头,低声安慰了她几句。

        ——对了,得先上去把master身上的沉睡魔纹给解了。不过睡了这么久,晚点也没什么吧。

        #点蜡,圣杯战争的开始后就一直在睡的御主——间桐雁夜#

        #新一代的睡神就是你了间桐雁夜!#

        “berserker!!!”

        某个笨蛋御主的惨叫响彻云霄。

        间桐雁夜一脸的生无可恋,他起床的时候已经晚·上·了!他就算再废也不可能废到这种地步!

        嘛……

        菲奥拉看着自己抓狂的御主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小巧的白瓷茶杯里漂浮着渐变的红色花瓣,层层叠叠的绽开,晕染开一片浅薄的红,旖旎而妖娆。

        间桐樱好奇的看了间桐雁夜一眼,然后认真的和面前的花饼奋斗。

        伊诺蹲在墙角,捧着蔫嗒嗒的花一脸心疼的哄着。

        路维纳淡然的拿起茶壶,给间桐雁夜倒了一杯茶。

        间桐雁夜:“……喂!”

        “间桐先生。”路维纳放下手里的茶杯,抬头唤他。

        间桐雁夜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坐在椅子上干笑了两声:“那个,caster,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路维纳眨眨眼,点头:“雁夜先生。”

        然后他似乎是想说什么,犹豫了下,最后说道:“雁夜先生,吾王耗魔比较大,外面比较危险,您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好。况且您的身体也需要静养。”

        间桐雁夜:……你直接说我废不就好了QAQ!

        菲奥拉放下茶杯,敲了敲桌子:“好了master,今晚看起来并没有战斗,先去休息吧。”

        间桐雁夜:“我已经睡了一天了啊!怎么可能再睡着啊!”

        菲奥拉眨了眨漂亮的浅翠色眸,沉吟了一会,抬起了手。

        间桐雁夜:!!!

        繁复的魔纹伴随着指尖的划动形成了奇异优美的形状,白色的光一闪而逝,伴随着重重的倒地声,间桐雁夜再度昏睡了过去。

        “麻烦你送他上去,路维纳卿。”

        菲奥拉泰然自若的收回手,转头吩咐路维纳的同时还不忘往被惊住的间桐樱手里塞了杯茶安慰人。

        Berserker的话,雁夜叔叔不会有事的。

        间桐樱慢半拍的想到,点蜡乖乖的喝了口茶。

        *****

        爱因兹贝伦城堡。

        “切嗣……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银发红瞳有着人偶般精致美貌的女性一惊,下意识的揪住了胸口的衣服。

        “敌人吗……幸亏舞弥还没出发,现在还可以用全力来迎击。”卫宫切嗣转过身,“爱丽,帮我准备望远水晶球。”

        爱丽斯菲尔将魔力灌注在水晶球内,看着球内显现出来的景象脸色凝重,她轻声对正在准备武器的丈夫道:“找到了。”

        深绿的枝蔓一点点的蔓延过来,汲取着空气中的魔力肆意的生长着,开出血色迷离的花。蛇女沿着枝干慢慢的移动着,枯骨与幽魂徘徊前进,黑色的地狱恶犬发出冷厉的嚎叫。还有——人类,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他们双目空洞的在恶魔中行走,被阻挡到前进的地狱生物毫不犹豫的将它们吞吃殆尽后继续前进。

        “什么?!——master,我必须去救人!”

        Saber难以置信的看着水晶球内呈现出来的画面,高洁正直的她完全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第一时间向卫宫切嗣提出了出战请求。

        爱丽斯菲尔看着被吞吃掉的孩童不由得心底发冷,她看了卫宫切嗣一眼,在看到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后下定了决心。

        “Saber,打倒他们!”

        “是!”

        间桐雁夜家。

        “啊嘞……?”

        伊诺眨巴眨巴那双透亮的紫眸,望向了虚空的某处方向,本来已经圆润许多的竖瞳骤然收缩成一条细线。

        半晌,他收回目光,瞳仁慢慢的转向圆润。点了点下巴,他有些困惑的自语:“谁动了我的‘星辰草’?那玩意儿要开花超难的,我可就那么一株啊。”

        伊诺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最后决定将他们抛在脑后:“嘛无所谓了,反正就是制造点幻觉而已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路维纳皱皱眉,放下手里的书,说道:“派个人出去看看吧,毕竟是我们那边的东西,对这个世界来说杀伤力太大了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可以的话直接干掉他们吧。”

        伊诺切了一声,不过还是把人派出去了——那个至今也不知道名字的黑团子。

        爱因兹贝伦城堡外的森林。

        Saber和后赶来的Lancer正联手对付那无穷尽的地狱生物,无人察觉的阴影快速地在他们脚下漫延开来。

        “嗯?”

        Saber警觉地抬起头,下意识的抬起手中的不可视之剑挡了一下。一下子袭来的攻击直接刺破了环绕着剑的结界,那巨大的力道将她撞击的退后了几步,被压缩的空气溅开,威力之大直接割伤了她的脸颊。

        “真是遗憾。”

        银发紫瞳的男子站在两人面前,神色漠然。

        “……Assassin?”

        Saber举起了手中失去了掩饰的金色圣剑,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邪道。”

        Lancer手中红色的□□割开地狱犬的喉咙,回身护住saber,看向assassin的眼中是满满的厌恶。

        男子一言不发,用那双过于剔透的紫色竖瞳看着他们,然后抬起了手,说:“乖孩子。”

        那些地狱生物瞬间全部躁动起来,它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扑向了身边残余的人类,将它们吞噬殆尽后那不祥的眼睛直接盯上了saber和Lancer,在一瞬间的静默之后,它们动作整齐的全部扑向了两位英灵。

        男子看着疲于应对的两人,眨眨眼,退后几步散去了身形。

        “吓死我了。”

        平直死板的声音幽幽地说道,地上的树影似乎是晃动了一下。

        Saber狐疑的看了那个方向一眼,很快就顾不得那边又陷入到了苦战中。

        “真是的,为什么要我一个战斗力负五的渣来干刺杀这种活,我可不擅长杀人。”

        黑影渐渐缩小成黑团子,咕哝了几句,几个跳跃跳到了一颗还完好的树上,然后用力一蹦停在了空中,黑色的团子瞬间就转变为了夜幕的颜色。

        “那不是之前被伊诺大人忽悠的那个人吗?算了,反正也不会出事。”

        看着正与两名女性缠斗的言峰绮礼,团子轻巧的在空中转了个圈,移开了目光。

        “那么,接下来就是——你们。”

        突然变回黑色的团子猛地胀大,最后拉长延伸,盖住了爱因兹贝伦城堡的这一片天空,随后淅淅沥沥的黑色水滴落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Saber惊疑不定的收回剑,那被她劈中的枯骨瞬间化为虚无,自黑色的雨滴落下的瞬间,所有沾染了黑雨的一切除了两位英灵外都化作了虚无。

        Lancer后退几步,戒备的看着突变的环境:“没事吧,saber?assassin实在是太古怪了,必须要小心——master?!!!”

        Lancer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黑雨有阻隔感知的能力,他现在才感觉到自己的御主有生命危险!

        Saber一瞬间就明白了,她抬起剑,风重新环绕住金色的圣剑,然后冲着前方挥下:“风王之锤!”

        黑雨浸染的虚无被撕开一个窟窿,露出原本平静的森林。

        “去吧Lancer,你的御主正在遭受危机。”

        “非常感谢。”Lancer低声道谢后顾不得在说什么直接冲了出去。

        Saber本来也想随后出去,却看到被风王之锤撕裂的口子已经愈合,只能被迫困在了一片虚无中。

        天空中的黑幕垂下一条黑色细线,半路骤然分裂成无数的细线缠住了saber,看似纤弱的细线牢牢的禁锢住了saber的身体,半空中又垂下一条细线,线的末端重新凝聚了一个黑团子。黑团子晃了晃,拉长延伸,变成了伊诺的样子,然后向saber走去。

        “Assassin,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变成自家上司的样子给人扣黑锅的黑团子眨眨眼,停下脚步,托着下巴认真的思考起来,最后慢吞吞地说道:“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Saber一脸懵逼,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过来,冲着她伸出了手。

        Saber:“……!放、放开我!!!”

        她顿时剧烈挣扎起来。

        黑团子茫然的看了她一眼,脸上天生水润的眼睛里从saber那个方向看竟然有种莫名委屈可爱的感觉,俊朗却又天生媚态的脸极为惑人。

        Saber不受控制的红了脸。

        黑团子眨眨眼,看着脸红的冒烟的saber头一歪,说:“没关系的,不会痛。”

        Saber:“……放开我!!!”

        男子从容的伸出手,白皙的手指直接穿过了魔力构成的概念武装,在她的腰部摸索着。

        Saber简直要炸了,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动身体里剩余的魔力,然后——

        “轰——”

        男子的身影在她魔力爆发出来的瞬间就消失了,魔力掀起的风暴平息后,saber就看到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那是爱丽斯菲尔买来的坠子。

        他看了看saber,又看了看手里仿佛封存着星辰的坠子,一脸的困惑:“emmm……我已经拿到了,你可以走了。”

        Saber:……好气。

        黑色退去,男子的身形也逐渐淡去,saber却看到了毫发无损的森林,不由得一怔。

        “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上的伤痕依旧在,脸颊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魔力耗空的感觉如此明显,但是......

        就像之前发生的,宛若一场梦境。

        变回自己原来形态的黑团子在空中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直接把面前悬浮着的坠子一口吞了,像是吃撑了一样晃了一下,然后飘飘乎乎的飞走了。

        “请务必不要在我的身体里乱动,会很难受的。”

        黑团子动了动,终于没忍住吐出了坠子,看着在黑夜里闪闪发光的小小星河,觉得无比心累。

        ……

        最后还是不顾坠子的意愿把它吞进去了。

        “果然,还是抽空给伊诺大人找点麻烦吧。”

        #点蜡,永远都在被下属嫌弃给下属背黑锅的伊诺#

        伊诺:“哈秋!”

        *****

        “亚瑟、咿——好痛好痛QAQ”

        亚瑟看着抱着头哭唧唧的诺维,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黑线了半天,最后还是去安慰他了。

        “好了好了,就快到冬木市了,稍稍忍一下吧。”

        诺维顶着一脸的生无可恋,怨念的看了他一眼。

        “所以说,明明圣杯是欧洲那边搞出来的为什么我们要跑到日/本啊!”

        亚瑟抽抽嘴角:“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那些魔术师在想什么!”

        “明明是你家人啊!”

        “那群家伙根本无所谓好吗!要不是......我一定把他们都赶出去啊!”

        “......你真可怜。”

        “闭嘴,赶路!”

        “哦。”

        诺维乖乖的闭嘴,继续开车。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