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6.第六章

6.第六章

        白色。

        白色的鸟、白色的花、白色的城。

        温暖的阳光洒下,清晨的光还带着些未退的寒意。白色的大鸟米拉尔舒展翅膀,姿态悠闲地飞过。优雅美丽的白色花朵提亚拉捧着一滴露水晃着身躯,颤巍巍的样子柔弱可人,精致的黄色花蕊洒出细小的花粉,氤氲出一小片朦胧的金雾。

        巨大的白色城池伫立在大地上,绘有精致花纹的城墙高耸,城内整洁的浅灰色石砖上一列列士兵步伐整齐的走过,早起的人们会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还有……

        还有——

        立于城中央的王城,某一处延伸出来的悬空平台上,站着的人。

        银色的长发,浅翠色的眸,金色的王冠,只有重大场合才会穿着的礼服与披风,那毫无疑问就是——

        ……

        ……咦?

        银发的王者将注视着自己的臣民的目光收回,转头看了过来。

        那一望无际的浅翠里,平静而淡漠,既有着对万事万物的慈悲温柔,也包含着刺骨的冰冷。

        “——!!!”

        间桐雁夜惊醒,躺在床上身子僵直了半天,好一会才缓过来,打了个激灵,他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刚……是berserker?”

        他怔怔的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喃喃自语。

        *****

        “唔……是在这边。”

        路维纳对照着手中的清单认认真真的在书架上寻找着。

        “哦哦哦——那边的!caster!”

        高大的rider露出一口白牙,冲他打了个招呼。

        “嘘——”路维纳抬手扔了个魔纹过去,直接把人给静音了,“别在这里吵闹。”

        挑完了自己想买的书后,路维纳抬头看去,不由得哑然。

        ——高个子的大汉跟在他身后,再往后是快要哭出来的瘦小的御主,见他看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

        Rider:噫这种忘记政务被自己的大臣盯着的感觉!

        韦伯:QAQ这种碰见老师的感觉!

        ——好可怕!

        路维纳:“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真是的,”刷卡出门之后,路维纳解开了两人身上的魔纹,看了看四周,“跟我来吧。”

        把人带到露天的咖啡馆,路维纳点了三杯咖啡,看着面前坐立不安的两个人:“那么,说一下吧,你们的来意。”

        Rider咳了一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这是我的御主,韦伯维尔维特。”

        韦伯顿时被咖啡呛住了。

        路维纳不置可否:“所以呢?”

        “咳咳!”征服王咳嗽两声,挤出一个笑,“那个caster啊,你能不能先收敛一下你身上的气势?”

        这种不干活被自家大臣逮到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他一瞬间就回想起了那些让人痛不欲生的政务好吗!!!这是噩梦!!!!!

        路维纳静静地看着征服王,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征服王毛骨悚然,过了一会他才收回目光,慢条斯理的喝了口咖啡。

        征服王松口气,赶忙将自己的来意说出:“今晚要在saber的城堡开宴会,你的王要来吗?”

        “宴会?”

        路维纳眨眨眼,深绿如湖水的眸子荡起涟漪,沉思了一会,他道:“王之宴吗,我会将你的来意转告吾王。”

        “哦,那就好!”征服王笑出一口大白牙,“acher我刚刚也遇到了,那么今晚的宴会人就齐了!对了,caster你知道哪里的酒比较好吗?”

        路维纳从自己买的一摞书里拿出一本给他。

        征服王:“冬木市……旅游攻略?这是什么?”

        路维纳:“嗯,就是这个,它上面写得比较全,你看这个就能找到了。”

        征服王:“哦哦,谢了caster!走了小子!”

        征服王麻利的拎起自己的御主,快快地走了。

        路维纳看着征服王远去的背影眯起眼,啧了一声。

        总感觉rider在某方面很像西格卿和艾洛菲尔卿,有点想动手。

        不过算了。

        他抱起那一摞书,将它们分门别类装进袋子装好后,想了想,又去了一趟书店。

        “……路维纳卿,你买这么多书,看得完吗?”

        伊诺打开门之后看到手里拎着好几个袋子,身后还跟着一辆租车的路维纳,抽了抽嘴角。

        “嗯?当然看得完啊!看不完的话我买它们干什么。还有,来帮忙。”

        路维纳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伊诺:“……”

        看着那一摞一摞的书,扫一眼大半都是有关政治法律的,他顿时开始头疼起来。抬头一看,出去不知道干什么的言峰绮礼现在刚回来,眼睛一亮。

        “绮礼~~~”

        拉长的尾音甜腻媚人,言峰绮礼顿时停住了脚步,毫不犹豫的转身向外走去。

        虽然只相处了一会儿,但言峰绮礼已经能够坚信伊诺莫里斯绝对是一个有着满满的恶趣味的渎神者!!!

        伊诺抬手一把揪住言峰绮礼的衣领,微笑着把人拎到路维纳面前:“呐,我还要和这家伙谈谈,路维纳卿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吧。”

        路维纳:“……你随意。”

        伊诺松手,看着稳稳的站在地上的言峰绮礼露出一个优雅的笑:“那么,我们来谈谈吧。”

        言峰绮礼:“……”

        最后他还是跟着伊诺走了,毕竟有些事是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的。

        “那么,说吧,昨天你去找了卫宫切嗣,感觉怎么样呢?”

        言峰绮礼脸上的表情非常难以言喻,他好一会儿才说道:“世界和平……他的愿望是世界和平——开什么玩笑,这种愿望!!!”

        伊诺看着不自觉扭曲了表情的言峰绮礼,饶有兴趣的勾起唇角。

        哎呀,这个人怕是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吧——那丑陋的憎恶与难掩的嫉妒……可真是美味。唔,不行……不能对他下手呢……

        “真是好看的表情啊,绮礼?”伊诺上前掐住他的下巴,低低的笑道,“那么告诉我,你在憎恨些什么、嫉妒些什么呢?嗯?”

        俊朗的脸上有着天生的媚态,那另一半非人的血脉在蠢蠢欲动,伊诺下意识加大了手上的力量。

        言峰绮礼沉默着,将身上传来的痛楚视于无物:“没有,我没有嫉妒,我只是不明白那个男人——明明我们那么相似,我以为他会让我明白些什么的,但是那种可笑的愿望……”

        “嗯?真的没有吗——你所憎恨的,正是他那可悲的愿望本身啊;你所嫉妒的,正是卫宫切嗣这个人本身。你啊,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言峰绮礼固执地否认着:“我并没有,身为神的……”

        “嘘。”

        伊诺松开手退后一步,食指竖起抵在唇上,唇角弯起,笑的天真又病态,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呢——神明那种东西,是不需要存在的哦!反正只是一个寄托信仰的东西而已,不要也没什么,呐?”

        言峰绮礼一愣,道:“吾王即神明。我曾经信仰主,但我一直都在迷茫……在我选择效忠王之后,我唯一的信仰便是吾王。”

        伊诺眨眨眼,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哎呀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他看着还是执迷不悟的言峰绮礼,愉快的笑道:“我没空陪你玩了哦——你所憎恨的是一切善的存在,你所嫉妒的是卫宫切嗣所拥有的那种,正常的幸福啊,明白了吗?”

        “言峰绮礼啊,你天生便是以恶为食的存在啊——真是难得你居然一直都想要变成正常人呢。”

        男子脸上的笑容却捉摸不定,紫色的瞳孔一点一点的收缩成细线,轻柔和缓的声音优雅迷人,却有着将人拉入地狱的能力。

        “啊,你在烦恼些什么呢?明明自己是一个这么糟糕的人,再坏一点也无所谓吧?”

        这么说着,他拿出了星辰草。

        娇小的花朵在掌心肆意的盛开着,释放着与孱弱的身躯不符的壮阔与浩渺,星空在眼前展开,一瞬间就将人拖入了幻境。

        伊诺松开手,任由那片小小的星空悬停在空中,他轻笑着吻了吻花瓣,眉目旖旎妖娆。

        “乖乖的,让他先待在你那里。”

        翠绿的叶片摇了摇,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传来什么人不高兴的哼声。

        “妖精这种东西这种东西还真是麻烦……咿——好痛!我不是在说你快停手啊!”

        飘在空中的星辰草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光团,温暖明亮的光团里背生双翅的人影若隐若现。星辰草的妖精一翅膀下去,打在了伊诺的手背上。

        伊诺苦大仇深的看着红了一块的手背,觉得当初好心帮它诞生的自己简直就是智障。甩甩手,他不高兴的走了。

        是夜。

        “Berserker,那个,我这样穿真的不要紧吗?”

        在听说了今晚的宴会之后,间桐雁夜强烈要求也要去,又因为不放心间桐樱一个人,所以打算全部都去。不过临出门的时候,雁夜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自己身上普普通通的衣服,有些纠结的问出了口。

        “没关系的,”菲奥拉伸出手,五指张开,魔纹层层叠叠的浮现交错,鸟类清越的啼叫清晰可闻,“虽说是宴会,但也只是会谈而已,那位征服王并不会在意这种事。”

        原本只是在手心变幻的魔纹倏的消失不见,又之后出现在空中急速扩展,伴随着一声清越的鸟啼,自魔纹中心割裂空间而来的白色大鸟舒展了翅膀于空中长长的鸣叫了一声。

        “呖——”

        白羽长尾的鸟儿落下,长而飘逸的尾羽勾住菲奥拉的手腕。比幻想种更高贵,可以比肩神明的圣兽低下头来,亲昵的用喙蹭了蹭他伸出来的手。

        “好久不见了,米拉尔,”菲奥拉摸了摸它明黄色的喙,“走吧。”

        白色的大鸟主动低下身子,菲奥拉翻身骑上,而后弯腰将间桐樱拉了上来。

        间桐雁夜:“……???我呢?”

        菲奥拉轻描淡写的说道:“你和路维纳卿一起,他还需要准备些东西,你正好帮他。”

        间桐雁夜:“哦。”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小委屈。

        目送白色的大鸟振翅远去,间桐雁夜拍拍脸打起精神,回屋去找路维纳了。

        *****

        “……用酒杯来问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哦,你来了,奥尔维亚之王啊,要来一口吗?”

        征服王舀了一勺酒,冲着出现的菲奥拉露出一个豪爽的笑。

        “呖——”

        骑士王惊讶的看着走来的菲奥拉和他身旁的白色大鸟,有些担忧的看了爱丽斯菲尔一眼:“你是那天晚上的……”

        白色的大鸟敏锐的嗅觉闻到了酒的味道,不怎么高兴的长鸣一声,抬起翅膀糊了征服王一脸的沙土。

        “咳咳、咳,我说,你养的这家伙脾气也太不好了吧?”猝不及防吃了一脸灰的征服王咳嗽几下,倒是小心的护住了酒,“虽然的确是挺漂亮的——要喝酒吗?”

        菲奥拉拍拍它的脖颈,伸手接过征服王手里形状古怪的酒器,干脆的一饮而尽。

        然后就皱起了眉。

        大概是经过颠簸,底部的残渣上涌,古怪的口感虽说能尝的出原本的酒味,却也绝对称不上好就是了。

        他将酒器还给征服王,面上是一贯的冷淡寡然,道:“要来点点心吗?”

        “点心?”

        征服王和一旁的骑士王都是一脸茫然,征服王挠了挠下巴,道:“我倒是不在意有没有,可是奥尔维亚,你好像也没带啊……!!!”

        庭院中某一处空间扭曲,直接被人撕开一个口子,抬头一看,路维纳正迈步走来,征服王迅速的闭了嘴。

        路维纳微微鞠躬:“失礼了,吾王,我来迟了。”

        菲奥拉道:“并没有,来的刚刚好。”

        路维纳再度行礼过后,抬手递上手上精致的袋子:“骑士王、征服王,请用。”

        “谢谢。”

        骑士王礼貌的道谢,一脸认真的打开了袋子,看到里面一个个精致可爱散发着甜香的点心不禁一愣,然后如临大敌的捏起了一块点心,小心的放到了嘴里。

        至于征服王就豪迈多了,他伸手抓起一把点心——袋子差不多空了一半——然后直接扔到了嘴里。

        之后,两个人同时眼睛一亮,不约而同地说道:“好吃!”

        白色的点心精致小巧,柔软的白色包裹着鲜艳至极的红,咬一口下去,清凉包裹着浓烈奢靡的甜香,似乎带着隐隐的酒味,微醺、甜腻与清冽之间的交融直叫人不饮也醉。

        “非常美味!”

        骑士王碧色的眼睛亮起,露出一个笑容。

        “是啊,”征服王兴致勃勃的把剩下的全都倒进嘴里,“就是感觉小了点。”

        菲奥抬手抚摸着米拉尔洁白的羽毛,不置可否。

        路维纳跪坐在菲奥拉的身后,听到这话抬起头来,道:“啊,我有考虑这种情况,适合你的在后面,虽然口味可能不太好吧——来了。”

        间桐雁夜提着一大袋子点心跨过空间裂缝,看到征服王盯着他感觉有点懵。

        “原来你就是奥尔维亚的master啊,来来来caster说给我的点心呢?”

        间桐雁夜下意识的递上手里的袋子,然后被间桐樱拉着到爱丽斯菲尔和韦伯那里坐下了。

        “哦哦哦——非常感谢啊caster!这真是难得的美味啊!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和我一起吗?”

        “不,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征服王也不生气,一脸享受的吃着点心:“说起来,我们这里已经有三个王了,好像还差一个呢。”

        “哼,别开玩笑了,”金色的灵子汇集成人型,吉尔伽美什身着黄金铠甲走过来,哼笑了一声,“天地间称得上王的人只有我一个人闹剧就到这里为止吧,杂种们!”

        骑士王戒备的看着吉尔伽美什:“Acher?!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事啦,因为我在街上碰见他就顺便约他来了。”征服王满不在乎的笑道,“金闪闪,你来的可真够慢的。这也难怪,你和本王不同,是徒步来的”

        “竟然选择这么无趣的地方举办‘王之宴’,你要怎么对害我白跑一趟的失礼做出赔罪?”

        吉尔伽美什像是嫌恶一般的转开了头。

        “说话别这么不近人情啊,”征服王舀出一勺酒举起酒器,“好了,来先干了这一杯!”

        吉尔伽美什很给面子的喝了,不过喝完之后马上就是一脸的嫌弃:“这是什么便宜的酒?!你以为这种东西真的能考验出真正的英雄格局?”

        “是吗?”征服王拿回酒器,“这可是这个地区里数一数二的好货色了。”

        “因为你不知道何谓真正的酒才会这么想,你这杂种!”吉尔伽美什带着点得意的开启了他的宝具,拿出了黄金的酒具,“看好了,这下你就知道了,这才是真正的王者之酒。”

        他松手将杯子扔给几人,征服王接过挨个倒满酒递给他们,然后大口饮下:“美酒!”

        嗯,的确是美酒,和刚才的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菲奥拉喝着酒,伸手拿过剩下的点心袋子扔给了吉尔伽美什。

        “不管是酒或者剑,我的宝库里只有最顶级的东西,用这个才能决定王者的格调——这是什么啊杂种,可不要随便扔给本王一些不中用的东西。”

        这么说着的英雄王,却还是打开袋子吃了起来,然后点评道:“还可以,勉强符合王的口味吧。”

        “呼,味道真好!好了,我们来回归正题吧!”征服王放下杯子,“acher哟,你的琼浆玉液的确配得上这些珍贵的杯子。不巧的是,圣杯和酒杯是不同的,首先要知道你要托付给圣杯完成什么样的愿望,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谈。”

        吉尔伽美什:“别得寸进尺,杂种,而且这已经偏离‘争夺’圣杯的前提了。严格说起来,那是我的东西,世界上所有的宝物都是来自我的宝库的。”

        “啊,的确呢,虽然有所偏颇,不过确实在理。”

        菲奥拉浅浅的喝下一口酒,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毕竟是吉尔伽美什呢。

        征服王:“哦,是真的吗?你真的曾经拥有过圣杯?你知道它是干什么的吗?”

        “别用那种杂种的尺度测量我。我财富的总量早就超越我能认知的程度了,既然是‘宝物’,就说明它是我的财富之一。不过擅自将我的宝物拿出来,即使是贼子脸皮也太厚了。”

        骑士王终于忍不住了,她看着吉尔伽美什,澄澈美丽的碧色眼睛里划过明显的不悦:“acher,你差不多走火入魔了吧,是精神错乱才会说出这种话吗?!这种话怎么也不可能让人相信,奥尔维亚的王啊,你为什么会赞同他的话?”

        “我吗?”菲奥拉放下杯子,认真的想了想,“他的宝具的确有这种能力——那是收录了人类智慧原典的存在,所以他说的并不算错。”

        “是这样啊,那么本王也差不多能猜出这个金闪闪的家伙的真名了。不过acher,你应该不会可惜区区一个圣杯吧?”征服王喝了一口酒,看向吉尔伽美什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吉尔伽美什:“那当然,只是我得制裁打我财宝主意的贼人,这是原则问题。”

        征服王:“acher,这有什么意义或者道理吗?”

        吉尔伽美什:“法,我这个国王订下的法条,你犯法我制裁,没有辩解的余地。”

        征服王:“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以剑相交了。”

        “征服王,”娇小的骑士王从刚才起就一直皱着眉,目光如电的看着他,“你同意圣杯的正当所有权属于他人,还想要用力量抢过来吗?你不惜这么做,是想对圣杯求什么?”

        征服王红了脸,又到了一杯酒灌下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肉.体。”

        ……哈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rider的御主甚至直接跑过来对着他大喊大叫:“你的愿望不是征服世界吗?!”

        ——然后就被一指头弹飞了。

        “笨蛋,就算能用魔力现界我们也只是从者而已。本王想要转世投胎到这个世界成为一个真正的生命,挺直自己的身子,面对天与地,这就是‘征服’这个行为的一切。照这样开始,逐渐推进,达成结果,”他仰头灌下酒,“这就是我的霸气之道。”

        随意的盘膝坐在地上的高大男子红发,笑着的模样沉稳却有着难以掩饰的自信张扬,这才是真正的——征服王。

        骑士王闭上眼,再度睁开的眼睛里满是冷意——高洁清廉的骑士王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种王者之道,:“这不是王者的想法。”

        “是吗?”征服王看向骑士王,“那就让我听听你的心愿如何?”

        在沉默之后,骑士王一脸肃穆的说道:“我希望我的故乡能够得到救赎,所以要拥有万能的许愿机。我要改变不列颠灭亡的命运。”

        这一次,在场的人出现了比之前征服王时还要长久的沉默,这让骑士王有些焦躁和不安。

        “骑士王,你说过的吧,你是不列颠之王?”

        沉默中,最先开口的是菲奥拉。

        “是的,我是不列颠之王,也是被称作骑士王的,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嘛,姑且这么说,三个人里面我对你的好感比较高,毕竟另外的两个的三观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和我相符,他们会敬佩但却绝对无法赞同我的做法——我以为最起码我们两个人会互相理解一下,虽然还是不可能全部吧。”

        菲奥拉托腮想了想,这么说道。

        骑士王:“……理解?奥尔维亚的王啊,能告诉我……”

        菲奥拉漫不经心的说道:“菲奥拉·奥尔维亚,叫我菲奥拉或者奥尔维亚就好。”

        骑士王迟疑了一下:“那么,奥尔维亚,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这种事情无所谓。”

        菲奥拉想了想,头也不回的向着跪坐在他身后的路维纳伸出了手:“路维纳卿。”

        “是,王。”

        路维纳应声道,手里出现了一枚漂亮的菱形水晶。魔力灌注在晶体内,一瞬间,周围的环境翻天覆地。

        辽阔的天空明净美丽,高大的城池优雅而从容的卧在平原上,穿过城池又绕着城池的河流静静的趟过,城池中央的小型内城——王城上,浮空走廊上银发翠瞳的王者微微仰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能够看到的侧脸上露出一个笑,薄纱一般的阳光为他打上一层柔光,温柔醉人的笑意缓缓溢出。

        “咳!”

        菲奥拉稍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看着被他吸引了注意力的众人,颇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不知道会是这个情况。这是后人制作的史记,用魔力水晶刻录保存……你们看看就行。”

        ——他并不是什么自恋的人,当然会感觉不好意思。而且说好的史记呢?开头就用他自己的图来糊弄人,什么情况?!最关键的是……他怎么不知道他这样笑过?

        感觉有点丢人,想打死那群制作者。

        然而已经迟了,菲奥拉只能看着众人全身心投入到了那展现出的景色中,以及……路维纳卿,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啊,虽然你还是面无表情,但是眼睛里的自豪什么的都快溢出来了。

        尘封的历史画卷在眼前展开,众人看着那辉煌至极的历史,只觉心神澎湃——那是人与神的抗争,是人类史的开端,极尽痛苦却又辉煌而璀璨,于绝望与希望之间挣扎求生,那炽烈的情感足以焚烧一切。

        寂静。

        哪怕连吉尔伽美什也沉默着,最后还是征服王打断了这持续的静默:“真是……壮阔的历史,我的确是没办法像你一样呢。”

        菲奥拉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奥尔维亚,他爱着这片土地和他的子民,为了他们甚至不惜和神明对抗,将蒙昧的时代染上明光,一手主导了神明的末路的王者最后也因神明而死,但他那岳峙渊渟的身姿却始终留在人们心中——他那不灭的精神指引着人们前行的方向。

        “哼……虽然愚蠢,但那份光芒足够耀眼。”

        吉尔伽美什哼了一声——他身上流淌着三分之二的神明之血,哪怕是选择了人类,也抹不去那份血脉带来的高傲,他同样可以选择引导人民,但绝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acher!”骑士王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转头看着菲奥拉,碧色的眼睛里满是敬意,“奥尔维亚,你的所作所为值得敬佩,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

        他们两个人虽然有着异曲同工的梦想,同样是志存高远,她却失败了,甚至圆桌在国家覆灭前就已经分裂……所以,要得到圣杯,她不想再见到那悲惨的结局了。

        “Saber,我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要否定自身的存在……不要急,听我说。那是你所统治的国家,你那一身荣耀的归处,要改变不列颠的覆灭,那样的话,你连自身都无法留存了。身为王,必须有最坚定最无悔的心,可以痛苦可以软弱可以惶恐也可以有遗憾……但你不能后悔,这是王的骄傲。如果连你都后悔了,你的子民你的臣下,又该怎么办呢?谁又能指引他们呢?”

        菲奥拉伸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一字一句的说道。

        然而骑士王并不认同:“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得到圣杯。我的故乡、我所献上生命的国家毁灭了,我感到痛心,想要拯救它有什么不对吗?身为王者,期望自己的国家繁荣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菲奥拉反手扔出几个禁声魔纹封住吉尔伽美什和征服王的声音,看着一脸坚定的骑士王道:“让自己的国家繁荣,这并没有错,但让我不明白的是,骑士王,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你知道吗,我的国家在我死后因神明的报复几近灭亡,生灵涂炭,我虽心痛却从不曾后悔!这是我和我的子民一同做下的选择,我永远也不会后悔!”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明明……!那是你的子民,你不会保护他们吗?!居然说出这种话!”

        “正因为他们是我的子民!从始至终,他们就与我贯彻同一意志,我为什么要为此感到后悔?”

        菲奥拉深呼一口气,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有这种过于天真的想法——你眼中的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正确的统治,正确的治理,这才是王应该有的行为。”

        “被‘正确’所束缚的王者吗,虽然无法理解,但你的子民认同,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我想问——那你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我……”骑士王回想起那遍地的尸体,满目的血色,“我的国家灭亡,骑士离我而去,我的孩子反叛……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想要拯救我的故乡,再来一次的话……”

        “再来一次的话怎么样呢?骑士王,你永远是你,你无法改变自己的行为,你始终坚持着自己的理念,只要这样,你依旧会重蹈覆辙!”

        ……无法反驳。

        他说的是正确的,自己这种人,再来一次的话也只会将不列颠带入毁灭,原来她的理念是错误的吗……那么,如果拔出这把剑的人不是她的话……

        “你在想什么?!”菲奥拉厉喝一声,“你的王道光荣无毁,纵使再艰难也要走下去,你到底在迷惘些什么?!告诉我,你的想法,你做出每一项政策时的想法。”

        骑士王张了张嘴:“是否正确,是否会对国家有利。”

        “只有这一个吗?你难道不会去思考别的只会考虑是否对国家有利吗?”

        “是的,这是……王应该做的事,保证国家的繁荣。”

        “……谁教你的?这是世人眼所梦想的王者,并不是真正的王,只要是人,就一定会犯错。等等,我稍微有些明白了——你所行所为皆为正确为国家,你是世人的理想之王,但这与你表现出来的不符……我问你,你是谁?”

        “我是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从最开始我就介绍过了。”

        “那么,亚瑟·潘德拉贡又是谁?”

        亚瑟·潘德拉贡,这才是历史上广为流传的亚瑟王的真名,伴随着无数的荣耀被镌刻在历史长河中。

        “那是我拔出石中剑之后用的名字,国家需要一个男性的继承人……”

        “那么,不列颠的骑士王,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

        阿尔托利亚呆了一下:“当然是我,阿尔托利亚……”

        “明白了吗?那么我再问一遍,不列颠之王,享有骑士王之名的那位,是谁?”

        “是我,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所以,亚瑟又是谁?”菲奥拉看着陷入迷惘的少女,叹了一口你,“你啊,是一个浪漫天真过头的骑士而并不是王,是王的人,从来都是你所塑造出来的亚瑟·潘德拉贡,是石中剑。阿尔托利亚啊,放下你手中的圣剑,你又是谁呢?”

        阿尔托利亚哑口无言。

        “这就明了了,你所诉说的,是亚瑟王的王道,但你自己呢?真正的你的王道,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菲奥拉伸手解开另外两人身上的魔纹,看着迷惘的骑士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还是个小姑娘啊。”

        “啧,杂种!”吉尔伽美什不爽的看了菲奥拉一眼,出奇的没有特别生气,转头看向阿尔托利亚的时候却哈哈大笑起来:“为了别人而带戴上王冠,走上王道,‘傀儡’的王啊,真是有趣哈哈哈!就这样走下去吧,也许你会赢得我的宠爱也说不定呢。”

        菲奥拉皱眉:“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轻哼了一声,灵子化离开了。

        征服王摸了摸喉咙,显然还是心有余悸:“啊,今晚也没事了呢,那就该走了。不过小姑娘啊,我说你还是快从那种令人心痛的美梦中醒过来吧,不然的话,你会失去身为英雄最低限度的骄傲。”

        “阿尔托利亚,你该想想你到底该怎么做了。”

        菲奥拉看着她,轻声道。

        是选择背负一切成为真正的骑士王,还是走出新的、只属于她自己的王道,这是她必须要做出的选择。

        “米拉尔。”

        “呖——”

        白色的大鸟长鸣一声,俯下身让菲奥拉可也更加轻松的上去。

        “走了。”

        庭院里的人逐渐散去了,阿尔托利亚站在中央,月色凉薄,温柔而凄婉。

        “saber……”

        爱丽斯菲尔走上前来,有些担心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她。

        “我没事,爱丽斯菲尔,我们回去吧。”

        少女沉静的笑了,安慰着她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但到底还是有什么不同了。

        *****

        “哟,菲奥拉!”

        回到住处的的几人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悠闲的吉尔伽美什。

        间桐雁夜:“!!!你是时辰的从者!怎么会在我家?!”

        菲奥拉沉稳的抬手把自家御主摁下去:“他是来找我的,你们先下去吧。”

        路维纳:“王,需要我准备一些茶点吗?”

        菲奥拉:“不需要,他有。”

        吉尔伽美什明显被噎了一下。

        目送着间桐雁夜和间桐樱走上楼,菲奥拉看着吉尔伽美什:“那么,来找我是做什么呢?”

        “真是无趣的家伙,”吉尔伽美什懒洋洋地说道:“考虑过换御主吗?”

        菲奥拉看他一眼:“我?没有,你的话随意。”

        吉尔伽美什站起身凑近他:“可真是过分,我看中的御主人选可是被你的属下直接撬走了呢。”

        菲奥拉淡淡的说道:“那就接着找。”

        吉尔伽美什锲而不舍:“既然是你的属下惹的事你这个王好歹也要负点责吧。”

        菲奥拉静静地看着他,说道:“我的御主是个……废柴,你和他再签约的话他会直接废掉的。而且,你应该不缺魔力炉心这种东西。”

        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哼了一声:“时辰那家伙,我可是很不满意。你给本王准备好,解除契约后本王就来找你,我对你可是很感兴趣的。”

        菲奥拉:“……路维纳卿,把剩下的魔力水晶给他。”

        言下之意很明显,不用来了。

        吉尔伽美什:“没有人能够拒绝本王的要求!”

        气得不轻的他夺过路维纳手里的一捧魔力水晶,然后扬长而去。

        “真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沉吟了一会,菲奥拉道:“路维纳卿,我记得他的御主是樱的父亲?”

        路维纳:“是的,王。远坂先生将这孩子过继出去了。”

        菲奥拉:“是吗……明天陪我去一趟吧。”

        路维纳:“是。”

        菲奥拉:“还有,伊诺卿呢?”

        路维纳:“他的御主……把他叫回去了。”

        沉稳寡言的宫廷首相难得表情有点微妙。

        菲奥拉:“?”

        路维纳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心绪:“并不是什么大事,那位小姐运气很好,是天生受到眷顾的人,所以并不会出事。”

        菲奥拉:“那就不用管他了。”

        *****

        “呐,亚瑟,你说他们什么时候能讨论完啊。”

        诺维不爽的鼓了鼓脸。

        “啊,按照讨论问题的时间来说……算了,明天晚上要是没有结果的话就直接闯进去好了。”

        亚瑟皱着粗粗的眉毛沉思了一会,最后下决定道。

        站在冬木市与外界的交界处,诺维抬手戳了戳在他眼里清晰可见的魔力结界:“可我现在就想进去,这种结界又拦不住我们。”

        亚瑟无语:“不怕你家上司和王室抱着哭你就进去好了。”

        诺维:“……好嘛,我不进去就是了,所以说啊那群蠢货是怎么得到消息的啊?!”

        亚瑟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你说这个啊,圣杯战争在魔术师协会和教堂高层还挺出名的,这次召唤出来的人都挺麻烦的,估计是他们勾心斗角的时候不小心给泄露出去了吧。”

        “……好想干掉他们啊。”

        “你冷静点,魔术师协会的总部时计塔在伦敦!”

        “哦。”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