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7.第七章

7.第七章

        清晨,带着凉意的风拂过脸颊,菲奥拉放开手中洁白优雅的花朵,轻声道:“去吧。”

        截然不同的白色的提亚拉,花型优雅,柔软而坚韧,——这才是真正的奥尔维亚之国花,纯白无暇却又坚不可摧。

        “好孩子。”

        提亚拉张开花瓣包裹住他的手指,蹭了他一手的灿金色的花粉。菲奥拉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它,这才被放开。

        他看着隐遁与虚空的花朵,目光柔和。

        提亚拉是国花,源于一场战役,一座城池,一名少女。

        那是一名温婉美好的女子,是典型的奥尔维亚人,优雅美丽,从容理智,对爱情执着而忠贞,对国家忠诚而热情——于异族入侵之时凭一己之力牢牢的控制住了边境要塞,最后葬身于边境要地,却自始至终都不曾后悔。

        ……到底,是他对不住她。

        菲奥拉阖上眼,伸出手在空中虚虚的握住了什么。

        他所能做的,只有应允她的要求——想要自己所爱的人幸福,想要所有人都能幸福,想要看到,盛世。

        拦截下她的灵魂,凭借她的天赋能力将她的灵魂与植物融合,以国家的名义,承认她的存在,封其为国花。以这种方法让她存活,以这种方式,让她一直注视着这个国家。

        真是没用啊,不是吗?身为王,却无法保护自己的子民。

        ……

        “哎呀,我在想些什么呢,这种消极的态度被那孩子知道的话,又得心急的不得了了吧。”

        银发的男子弯了弯唇,露出一个浅淡柔和的笑。忽然,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向着某个方向望去。

        “这种感觉……是你吗?”

        他轻轻拢起眉,晨光下的面容绝美如仙,那个名字在舌尖轻轻滚动,最终带着叹息声被他吐出。

        “诺维奥尔维亚。”

        冬木市外,诺维正死死地抱住亚瑟的腰。

        “不我不饿,亚瑟你停手啊!”

        亚瑟脑门蹦出一个大大的十字,试图掰开拦在他腰上的两条胳膊,未果。

        “混蛋放手!不吃饭你是要饿死吗?!”

        “我来做!!!”

        诺维都快哭出来了,打死他也不要吃英国做的饭!一开始吃到的甜点超好吃结果吃到主食差点没进医院,为什么都是同一个人做的会差那么大啊!!!

        “英、英/国先生,奥尔维亚先生……”

        一旁的秘书战战兢兢,鼓起勇气试图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失败。

        亚瑟:“该死的,奥尔维亚你对我的手艺有什么意见吗?!”

        诺维:“不你的手艺非常震撼人心!所以这种时候我来就好你的手艺需要一个更大的场合来展现!!!”

        亚瑟咳了一声,稍稍有点脸红:“嘛,说的还有些道理……姑且就按你说的来好了。”

        诺维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放开亚瑟直起身,终于看到了一边日本的秘/书,眨了眨眼,脱口一句:“我们能进去了吗?!”

        秘书:“QAQ非、非常抱歉!但、但是……”

        诺维明媚清澈的浅翠色眸中泛起涟漪,他微微笑着说道:“但是什么呢?”

        亚瑟表情微妙的退后了一步。

        ——啊啊啊,这个表情,和当年法/国被揍的时候……好像啊。

        亚瑟一瞬间想起了死对头当年因为调戏诺维弟弟妹妹被揍了个半死的样子——那家伙被揍的丢了一半国土啊!

        ……虽然之后二战开始的时候那家伙就直接被路德维希那两兄弟灭了国。

        但那是法/国啊!和他不对盘了那么多年的法/国!那个时候还号称陆战第一的弗朗西斯!

        结果轻而易举就被揍成了狗。

        亚瑟眼看着那个秘书在诺维的微笑下瑟瑟发抖,磕磕绊绊的却神奇的吐了一大串话出来:“非、非常抱歉本田先生目前在会议上回不来我、我被拜托来转告你们现在的情况结果就是——不同意!”

        诺维:……

        亚瑟:……好胆!

        诺维磨了磨牙,露出一个天然柔软的笑,然后一手刀砍晕了秘书,转过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对亚瑟说道:“呐,亚蒂,陪我去见见本田吧。”

        亚瑟:“……你冷静、不!我是说我很赞同!”

        “好的,”诺维眉眼弯弯,“去说服本田之后我们就进去,回来刚好是晚上赶得上圣杯战争。”

        亚瑟心情复杂:“你开心就好。”

        *****

        “master……在你心里,英灵就是干这个的吗?”

        拎着大包小包的伊诺无比心累,分分钟想撂挑子不干,然而……

        “不然呢?我又不要那个杯子。快跟上啦!——这把我要了!”

        藤村大河兴致勃勃的挥了挥手中的木刀。

        伊诺艰难的咽了一下,只能跟着她继续逛街。

        啊啊啊,他的master,自带幸运max,他压根就拿她没办法……好想回去找王啊,为什么他会找这么一个人来当他的master呢?

        不过……怎么总感觉还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算了,想不起来那就不重要,还是先搞定自己的御主吧。

        “呐呐,master,要不要和我去见见王?”

        藤村大河不以为然的晃了晃手里的木刀:“哈啊?你想干什么自己去就好了啊,我才没心思见他们呢,有这个空我还不如多回去练练剑道。”

        伊诺笑眯眯:“呐,路维纳卿剑法超好的,而且他以前担任过殿下他们的老师,真的不去见见吗?是神代的剑术哦!”

        藤村大河可耻的动摇了:“就、就去见一下!”

        “好的,那我们走吧,master?”

        藤村大河爽快的点点头:“走!”

        伊诺松口气,满心期待着回去见自家王,可是他不知道,到晚上他就得倒霉了。

        *****

        提亚拉是奥尔维亚的象征,但它不仅仅是象征,毕竟是可食用的和可药用的。

        总的来说,提亚拉超级好用的。

        路维纳放下手中的茶壶,露出一个满意的笑。

        先前不知道为什么提亚拉在伊诺卿手里变成了红色的,虽然很好看,口感也更多变,但身为一个标准的奥尔维亚人,他还是更偏爱白色。

        他低头,看着杯子里微微泛黄的茶水明亮透彻,轻轻一晃便荡起涟漪,浮在茶水中的花朵摇曳着身姿,宛若含羞的少女,美得清丽脱俗。

        所以说,这才是真正的国花提亚拉。

        红色的虽然也很漂亮,但还是白色的最好了。

        路维纳端起托盘,抬手放了个魔纹打开空间通道走了进去。

        “王。”

        午后温暖阳光下的身姿清逸隽永,深绿如湖水的眸迎着光蒙上一层薄薄的金色,高贵而神秘。他弯下腰,轻松的将手中的托盘放在屋脊上,然后学着菲奥拉的样子坐在了屋顶上。

        “路维纳卿,”菲奥拉撑着下巴看着不远处走来的两人,“记得给伊诺卿留门。”

        路维纳眨眨眼,转过头一眼就看见了差点被袋子埋了的伊诺,沉默了一会,慢吞吞的应了一声。

        菲奥拉失笑,不轻不重的弹了他的额头一下:“莫要气他了,你们两个都多大了,到现在还吵吵闹闹的。”

        路维纳轻哼了一声,却并没有说什么。

        看到他这样,菲奥拉也是无奈,毕竟两个人都是他养大的,不是什么大事的话实在不好说什么,不过……伊诺卿的人缘是不是太差了一点啊。

        生前就有这种感觉了,死后成为英灵感觉他好像更加放飞自我了,就比如——伊诺卿的作死能力直线上升。

        “路——维——纳——卿!我带我的master来,下来招待一下啦!”

        路维纳:(▼皿▼#)

        菲奥拉:……

        路维纳居高临下的看着伊诺冲着他笑,挑眉,冷笑一声,那冷然的眼神倨傲的姿态高冷的气质瞬间就让伊诺原地爆炸。

        伊诺:嗨呀,好气!来啊,来互相伤害啊!

        伊诺低头和身旁的少女说了什么,然后放下手里的东西活动了一下手腕,揽住少女脚下用力,直接跳到了屋顶上。因为不想让路维纳好过所以故意加重了脚下的力道,结果……

        哗啦——

        托盘是银质的,倒不会碎,但是……茶壶和茶杯都是瓷的,现在已经死无全尸了。

        菲奥拉:“伊诺卿,你需要好好复习一下奥尔维亚的礼仪了。”

        伊诺:“王!呃、我明白了。”

        看着菲奥拉眉目柔和、笑意清浅的样子,伊诺乖乖的闭嘴了。

        菲奥拉看着一脸乖巧的伊诺,无奈的摇了摇头,示意路维纳下去收拾一下,然后对着伊诺身边那个一脸好奇的少女招了招手。

        虽然有点暴力但本质上还是个乖乖女的藤村大河老老实实的鞠躬:“您好,我是藤村大河,assassin的御主。”

        她有点紧张,又有些好奇的看着菲奥拉。

        随意的坐在屋顶上的男人微微仰头,午后金色的暖阳洒在脸上为他镀上了一层柔光,浅翠的眸温柔澄澈,有着浅薄近乎于无的笑意,纵使身上带着无声的距离与冰冷,那份温柔却让人忍不住亲近。

        尤其是他那张脸,初见时人们总会被他过于强盛的气势慑住而忽略他的容貌,现在收敛了气势的男人有着一张古典精致的脸,眉目如画,姿容胜雪,宛若自九天走下的神明。浅翠色的眸子里波澜不惊却流转着波光,抬眼间便是天生自带的的温柔多情,醉人的很。

        这张脸实在是风华绝代,那是不属于人间的绝色。

        就算粗神经如藤村大河也忍不住红了脸。

        银发的男子颔首,执起她的手轻吻她的食指指尖。

        “下午好,小姐。”

        藤村大河:粑粑他撩我!

        脑子里空了好一会儿,藤村大河回过神来,赶紧道歉:“非常抱歉,我……”

        “藤村小姐。”

        身后传来一个清冷却温文有礼的声音,一回头就看到清冷淡漠银发深绿眸的男子手里端着托盘轻轻松松的站在屋脊上。

        不认识的人——除了王和assassin,剩下的是caster路维纳——很好就是你没跑了来战!

        路维纳:???

        注意力瞬间转移的藤村大河眼睛亮闪闪的看着路维纳。

        路维纳转头去看伊诺。

        伊诺眨眨眼,露出一个笑:“呐呐,路维纳卿,我的御主在剑道上还蛮有天分的,教教她啦。”

        银发披散的男子身子前倾,看着那在阳光下缩成细线的紫瞳里满满的笑意,俊朗又天生自带媚态的脸上无辜的表情让路维纳忍不住按了按额头。

        他们两个一起长大的,打小伊诺卿就擅长撒娇,仗着他那张脸无往不利,在这方面他就没赢过他一次!弄得他现在一看到他卖萌撒娇就头疼!

        深吸一口气,看到一旁明显带着期待的少女,路维纳最后还是答应了。

        藤村大河欢呼一声,雀跃的样子让路维纳放缓了神情:“请稍等一下吧,稍后吾王还要出去一趟,身为王的宫廷首相我必须要随行,指导您的剑术一事将会延后,十分抱歉,您能原谅我吗?”

        微微弯腰行礼的男子脸上过于寡淡冷漠的脸上染上暖色,显出难以言喻的清雅温柔。

        藤村大河:“……能!”

        诺维眨眨眼,孩子气的鼓起脸,有点不爽的看着路维纳无意识撩人。

        怎么说呢,这是奥尔维亚人的通病——无意识撩人。光是奥尔维亚的礼仪就有很大一部分是和身体接触或者是亲吻有关,放在这个时代的冬木怕不是要被揍。再加上天生的温柔性子……撩人什么的,他们其实真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再和你打招呼或者是客气什么的。

        菲奥拉一把把蠢蠢欲动的伊诺摁下来:“路维纳卿,去把樱和绮礼叫来,我们该走了。伊诺卿,你留在这里——有人要来了。”

        他抬头看向远方,浅翠色的眸里似是蒙上一层薄雾,一望无际的朦胧烟雨令人沉醉,之后阖上了眼。

        “是那个孩子啊……”

        瞳仁收缩成线,那美丽的紫色愈发梦幻,黑色的细线在眼睛中央微微晃动了一下,伊诺语气缥缈的说道:“那个孩子……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他脸上呈现出一种古怪的神情,似是喜悦又似是悲伤,却有着实质化的杀意,刺激的藤村大河直接拔出了刀。

        路维纳抬手按住伊诺的肩膀:“伊诺卿,你杀不了他。”

        ——诺维奥尔维亚,他是国家的化身,除非国家灭亡,否则他永远不会真正的死亡。

        伊诺用一只手捂住脸忽的笑出声来,低哑的笑声有着说不出的疯狂:“不,我可以——可别忘了啊,我亲爱的路维纳卿,当初要不是你拦着我我真的可以毁掉奥尔维亚的哦!”

        路维纳哑然——因为这的确是真的。

        当年在王死去之后,因为奥尔维亚一下子损失了过多的高端战斗力,再加上王族死伤惨重,导致原本幅员辽阔的领地一下子缩水了一大半,战线甚至一度逼近王城——这里面当然还有自王逝去后就一直在外流浪踪迹不定的伊诺卿的功劳。

        菲奥拉终于睁开眼:“伊诺卿。”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叫了他的名字,却奇迹般地止住了伊诺趋于崩溃疯狂的理智,伊诺看着他沉默半响,最后无声地行礼,散去了身形。

        菲奥拉垂眸,轻声道:“失礼了,小姐。在我们回来之前,我的御主会招待你,抱歉,我们得走了。”

        藤村大河心有余悸的放下手里的木刀,粗神经的挠挠头:“哎,我是不要紧啦,不过assassin没事吗?”

        虽然对那个可以许愿的杯子没什么兴趣,可她还是assassin的御主——尽管这是个主动送上门来的,所以还是关心一下比较好。

        菲奥拉摇头:“他不会有事的。”

        “哦,这样啊。”

        身为一个黑道大佬的女儿,尽管对这个职业不是很感兴趣,但察言观色她还是会一点的,所以她麻溜的跟着路维纳走了。

        安静了一会,菲奥拉叹口气,张开了双手。

        伊诺显出身形,一声不吭的弯腰抱住了他。

        “好孩子好孩子,乖。”

        伊诺垂眸,把自己埋在菲奥拉怀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妖异的竖瞳中光芒明灭不定。

        “呐,王,你当初是为什么会把我带回来呢?那个时候的我可是和现在的样子差别很大呢!”

        菲奥拉抚摸着他顺滑的长发,看着他不自觉眯起眼流露出的幼兽一般撒娇的表情轻笑出声。

        伊诺:“……”

        磨了磨牙,他气闷的在菲奥拉怀里照着大概是腰腹的地方咬了一口。

        菲奥拉感受着腰间明显流出的鲜血无动于衷,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别胡闹。”

        “伊诺卿啊,有记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吗?”

        伊诺抬头,眨眨眼,一脸的茫然,然后又低下头去漫不经心的舔食他流下的血液。

        菲奥拉伸手掐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拨向一边:“别闹,从者的身体由魔力构成,你不会饿。”

        伊诺鼓着脸看着腰腹的伤口自动愈合,哼了一声:“饿和想吃是两回事,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菲奥拉压低声音笑了两声,低沉的声音又苏又撩人:“不用多想,你是半妖魔,成长环境和我们不同,我从没指望你能理解人类的正常思维。不过,你现在这样比当时好多了。”

        “所以,王你从来都对我不报期待吗?”

        重点一下子歪了的伊诺执着的看着他。

        菲奥拉扶额:“……并不是,我记得你另一半的血脉是魅妖吧,光是成年期就上千年,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幼崽呢。说起来,你现在成年了?”

        伊诺眼神飘了飘,表情有点奇怪。

        菲奥拉拧眉:“伊诺卿?”

        伊诺:“王……我,死得有点早,好像……还是没成年。”

        菲奥拉:“……等等,你还没成年?!!!”

        伊诺:“对啊!”

        菲奥拉望了望天,觉得世界对他非常不友好——他是有捡人回来养的习惯,而且也喜欢小孩子,可他也不想一直养孩子啊,尤其是伊诺这种听话是听话,搞起事儿来也是往捅破天这个方向去的类型,简直是噩梦。

        不过……没办法放着对未成年不管啊。

        按了按额角,菲奥拉摸了块糖出来塞到伊诺嘴里,又揉揉他的头,把人从怀里抱出来:“好了,待会儿去把诺维带过来,你看好这里。”

        伊诺站稳,听到这话睁大眼:“我也要去啊,王!”

        菲奥拉站起身,整整身上的衣服,不为所动:“乖乖待在这里,幼崽是没有资格去这些危险的地方的,如果不是你的种族不属于人类,我直接就让你回英灵座了。”

        伊诺悲愤欲绝,恨不得把刚才的自己掐死——叫你嘴贱,瞎叨叨什么?!光记着王喜欢幼崽却忘了王对幼崽的保护欲也是强的可怕……QAQ!

        菲奥拉叹口气,伸手把人拉过来摁在怀里,下巴轻轻摩擦着他的头顶。

        “乖孩子,别让我担心,嗯?”

        温凉的手指轻轻按压着耳侧,伊诺不怎么乐意的侧过脸蹭了蹭他的手,软声道:“好。”

        ——是王的要求,那就不能拒绝。

        只是一下午而已,比那之前的几百年好多了,所以……要忍住。

        那迷蒙的紫色宛若梦境一般虚幻缥缈眼眸眸色深沉,仿佛压抑着不知名的巨兽。

        *****

        扣、扣、扣。

        路维纳不紧不慢的敲着门,身后是被他直接暴力拆卸掉的远坂家的防御系统。

        等了一会儿,他看着始终没有动静的洋馆,眨了眨眼,抬手画了个魔纹。

        “远坂先生,吾王前来拜访。”

        他的声音如同脸上的表情一般,咬字清晰,清凌凌的极为悦耳却寡淡无味,让人不觉怪异。

        片刻后,不知从哪里来传来远坂时臣的声音:“荣幸之至。”

        “咔”的一声,门开了。

        路维纳侧身行礼:“王。”

        菲奥拉眼神淡淡的扫过周围监视的使魔,纤长的睫毛垂下掩住那一片剔透的浅翠。他抬手拢了拢间桐樱脖子上的围巾和身上的外套,轻声道:“走吧。”

        间桐樱紧张的攥住菲奥拉的袖口,跟着走了进去。

        间桐雁夜神情复杂的看着远坂家的洋馆,摩擦着手背上鲜红的纹路,抿了抿唇,抱着一种微妙的憎恶又怀念的心情走了进去。

        远坂时臣起身迎接,躬身行礼的姿态及其优雅,一举一动都跳不出什么错来。

        菲奥拉皱眉,在原地顿了一下,索性直接站住了:“圣杯战争还未完成,我们暂时不久待了,master——”

        间桐雁夜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打人的欲望,深吸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时臣,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把小樱送到间桐家?”

        远坂时臣看了菲奥拉和路维纳一眼,眼里极快的划过一丝忌惮,接着看向间桐雁夜,面色平静又暗含自豪:“当然是因为间桐樱有着卓越的天赋!魔术刻印只能传给一个人,那样的话就会浪费她的天赋,正好,间桐家的血脉已经无法传承魔术刻印了,把樱过继到间桐家,这件事无论对我和间桐家主,以及樱都是双赢的事。”

        “间桐……”

        紫发的女孩轻声念着这个姓氏,本来亮起光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即使……即使小樱变成现在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远坂时臣认真地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发色和瞳色的改变是因为接受了魔术改造,樱的魔术属性和间桐家还是有点差别的,为了继承间桐家的魔术刻印,遭受这点痛苦并不算什么。”

        间桐雁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严重的怒火越烧越旺:“就算是……用那种方法,也无所谓吗?!你到底,把小樱当成什么了?!!!”

        迟疑了一下,间桐雁夜还是没有说出间桐樱的遭遇,那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太过沉痛和屈辱。

        远坂时臣不置可否:“既然想要完美的继承间桐家的魔术刻印,那么承受痛苦是必然的代价。”

        间桐雁夜……间桐雁夜炸了,冲上去和他吵了起来。然而他吵不过远坂时臣,被他气了个半死,只能恶狠狠的反复念着“都是时辰的错!”。

        他们两个人吵得太投入,没有注意到路维纳沉下的脸色和菲奥拉愈来愈冷淡的表情。

        在奥尔维亚的时代,因为生育率不高,人们是非常注重后代的,幼崽无论种族只要不是吃人的都不回去伤害他们,甚至法律里也明文规定了不许在任何方面伤害幼崽,违者直接坐牢甚至判死刑。

        菲奥拉垂眸,揽过间桐樱,用披风把她裹好,看着她茫然而绝望的眼神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

        “berserker……”她扯了扯菲奥拉的衣服,小声问道,“爸爸……远坂叔叔不要我了吗?”

        菲奥拉手一顿,想了想,他伸手摸了摸间桐樱的脸,低声道:“樱,把你的记忆给我好吗?”

        间桐樱眨眨眼,靠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指尖轻动,无数魔纹构成的阵法一闪而逝,食指点在间桐樱的额头上,一片薄薄的水晶慢慢凝结出来。

        菲奥拉看着手中的记忆水晶,明明是深沉的暗紫却有着难以想象的通透,有着连他也忍不住心动的纯粹美丽。

        是个好孩子呢。

        他叹了口气,叫停了两个人的争吵,将记忆水晶递给远坂时臣。

        远坂时臣动作微微一滞,拿着那片水晶,犹豫了一下。

        菲奥拉抬手,打断了他的动作:“无需怀疑,我只是给你看一些东西而已,时间有些长,你可以慢慢看,但我希望下次再见时,您能给我答案。这里面,封存的是樱的记忆。”

        远坂时臣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水晶薄片,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他,突然的对自己的女儿担心起来。

        他可是明白吉尔伽美什有多么骄傲的,能够仅凭防御的宝具就获得那位最古之王的承认,所以他没有骗他的可能,更何况……远坂时臣看着躲在菲奥拉怀里的女儿,心头那不好的预感一点一点的加深。

        踌躇了一会儿,他最后先向菲奥拉道谢,然后委婉的表示自己需要一点私人空间。

        菲奥拉了然,点头,无视了自己仍处于激动中的御主,干脆的走人了。

        “哼,你还真是好心呢!”

        吉尔伽美什穿着一身黑色的机车服靠在门上,看着他们走出来,红玉般的眸子里带着懒洋洋地笑意。

        菲奥拉看着他歪歪头:“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就是本王,没什么事儿干,本王决定今天和你在一起了,为能够和本王共处感到喜悦吧!”

        菲奥拉:……真是抱歉啊,我一点都不喜悦呢。

        然而吉尔伽美什是个自我主义严重的人,他才不管菲奥拉在想什么,长腿一迈,泰然自若的走在了前面。

        但是抱歉,菲奥拉某种意义上是个究极自我主义者,他年轻的时候自我任性,熊的要命,这么个态度对他,要是他年轻的时候怕是会直接怼上去,至于现在……

        菲奥拉回头看向路维纳。

        路维纳秒懂,抬手画了个魔纹扔了出去。

        繁复的纹路在虚空中不断显现,又渐渐隐去,无形的力量悄无声息的扭曲了空间,走在前面的吉尔伽美什似有所觉,回头看了一圈后没有发现什么,有点狐疑的扫了他们一眼。

        “走吧。”

        菲奥拉坦然的回视,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撑死让他多绕点路,又死不了人,所以他还是受着吧。

        感觉自己脾气越来越好了呢。

        菲奥拉:<( ̄ˇ ̄)/

        吉尔伽美什: ̄_ ̄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