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Fate]异界之王 > 8.第八章

8.第八章

        坐在沙发上一脸大爷样的吉尔伽美什满脸不爽,金色的涟漪在他身边起伏不定,宝具不断探出又收回。

        菲奥拉淡定的放下手里的茶杯,拿起一块点心递给他:“不吃吗?”

        吉尔伽美什默默地收回宝具:“……吃!”

        吉尔伽美什:此等美味理应供奉王前!

        路维纳的手艺可是连神明也为之惊叹的,吉尔伽美什能抵抗才怪呢。

        咬着手里甜软的团子,菲奥拉彻底沉浸在美食中了。

        不过……

        混沌的力量在这座城市聚集,冰冷死寂的魔力让人只是感知就仿佛濒临死亡,云层不断聚集,似乎有什么不祥的存在即将降临。

        吉尔伽美什眉头一跳,恶狠狠地吞下一只团子:“啧,那群杂种就不能选在别的时间吗?!谁给他们的胆子敢来打扰本王的进餐!”

        路维纳做的是适合饭前的小甜点,酸甜可口很是开胃,也很适合吉尔伽美什的口味,他就等着开饭了结果来这么一出?!!!

        菲奥拉:“……”

        吉尔伽美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反应?”

        菲奥拉:“感觉,有点熟悉。”

        ——这种属下又双叒叕闯祸要他来收拾后事的感觉,好怀念苏利尔卿和奈尔卿!别说路维纳卿,虽然他的确很乖也很能干,但他不擅长这个,他的临场应变能力是不如那两个的。尤其是路维纳卿总是对同族抱有一种迷之信赖感,因此被不少恶趣味的同族坑过不少次了,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吉尔伽美什顿时嫌弃的撇撇嘴,眼神不善的看过去:“那你还不赶紧解决它!别让那种东西脏了本王的眼!”

        菲奥拉:“闭嘴。”

        菲奥拉按了按额头,看着在他身后垂首静待的路维纳叹了口气:“有看到伊诺卿吗?”

        路维纳摇头:“他还没有回来。”

        菲奥拉:“他之前有落下什么东西吗?”

        路维纳困惑的眨眨眼,想了想说道:“他之前一个人的时候往外面扔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用来警戒什么的,不过和这种力量对不上,应该不是他。”

        菲奥拉:“路维纳卿,你有想过这些东西组合起来是什么吗?”

        路维纳:“???!!!”

        将所有东西在脑海中打乱按顺序排列几次后,路维纳脸瞬间黑了——龙骨草,幽冥花,冰凌草,无骨花,引魂灯,打开冥界大门和召唤骸骨巨龙的材料。

        伊诺卿,你真是好样的。

        “王,”路维纳低头行礼,“那是召唤骸骨巨龙和打开冥界大门的仪式。是无法逆转的,如果想要打断它,就只能在它刚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和启动时的瞬间才可以。”

        菲奥拉有些无奈的说道:“走吧,路维纳卿,总得看看是什么情况。”

        希望没事吧。

        他有些不抱希望的想到。

        冬木市郊。

        伊诺在感应到那不祥的气息之后茫然的看向了远方,苦苦思索了半天,恍然大悟:“哎呀我忘了把东西都收回来了!说起来的我都扔了些什么出去啊,想不起来了呢……”

        “不过,人呢?”

        妖异旖旎的竖瞳盯着冬木市边缘的结界,凭借着血脉的天赋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了那里残留的气息,他微微眯起眼,轻轻抛玩着一把短剑,锋利的剑刃在空中划过一丝亮光,与那双竖瞳有着如出一辙的冰冷。

        他打量着那感受到他的靠近似乎是在运转的结界,突然抬手一剑刺去。

        结界被刺中的那一部分骤然亮起,虚空中无数绿色的纹路层层显现,伊诺眼疾手快的找到几处魔术节点扔了几个石块出去。

        啪——哗啦。

        魔术节点接连破碎,空中的透明屏障顿时碎裂成块,漏了一个大窟窿,并开始快速修复起来。

        伊诺嗤笑一声,手指轻捻,些许粉末状的晶莹自他手中落下,结界的修复顿时卡住了。他又往自己身上撒了点,从容的走过了冬木市的边界。

        “唔……”

        魔力以一种近乎恐怖的速度消耗着,没有做好准备的伊诺猝不及防打了个踉跄,低低的□□了一声。

        “啧,麻烦!”

        低声咒骂了几句,伊诺脸色难看的喘息着,犹豫了一下,有点闷闷不乐的拿出一块石头,他端详了这块石头许久,鼓了鼓脸,一脸视死如归的扔进嘴里。

        “!!!”伊诺有点意外,“居然还蛮好吃的,龙族的心脏吗……有空再去弄点来吧,还能补充魔力,很不错。”

        嗯,那是巨龙的心脏,纯种的龙族,因为怕坏掉所以封在魔石里了,放了太久差点就忘记了,不过还能吃,味道不错。

        ......伊诺卿啊,你忘了当年被龙族追杀的惨状了吗?

        站稳身体,伊诺望了望周围,抬手放出了灵蝶,戳了戳它的翅膀,笑眯眯地说道:“呐呐,帮个忙啦,帮我把那个孩子找过来吧!”

        由纯粹的魔力构成的灵蝶好脾气的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扇动翅膀,短暂的绕了几个圈后目标明确的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好孩子。”

        伊诺擦掉脸上蹭上的粉末,高高兴兴的跟着它走了。

        *****

        冬木市内,河边。

        菲奥拉看到正站在河岸边的爱丽斯菲尔,拍了拍米拉尔的脖颈,示意他下去。

        “呖——”

        白色的大鸟长鸣一声,翅膀一扇,姿态轻盈的落在河岸边。

        “骑士王,征服王,以及Lancer。”

        菲奥拉看着正在与冥界生物搏斗的众人有些意外。

        空洞的眼眶中跳动着绿色的火焰,或是空手或是手拿武器的尸骨动作迟缓的游荡在草地以及河内,在感应到从者身上庞大的魔力以及人类鲜活的生命力之后,目标明确的改变了方向,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阿尔托利亚站在水面上,Lancer负责河岸边,征服王驾驶着战车飞在天空掌控全局,但就算是这样也挡不住越来越多的尸骨,而且菲奥拉可以看到,河中央的黑洞内有源源不断的冥界生物正在聚集,那已经不单单局限于普通的尸骨了,噬魂兽、蛇女、怨灵、凶灵……他们正在蠢蠢欲动。

        菲奥拉抿唇,抚摸着米拉尔洁白的羽翼,轻声道:“去吧。”

        米拉尔张开翅膀飞起,伴随着清脆悠长的鸣叫声,烙印与灵魂中的血脉魔法启动,魔力弹自它口中吐出,与半空中炸裂成无数魔力弹,宛若流星雨一般砸了下去。

        “是你啊,奥尔维亚,”征服王首先看到菲奥拉,避开魔力弹,驾驶着战车暂时脱离战场,然后不顾他的御主的挣扎,单手提起人把他放在了菲奥拉和爱丽斯菲尔和韦伯旁边。

        “也不知道这次召唤出来的assassin是什么,真是难对付!”

        菲奥拉:“……嗯。”

        无话可说。

        “说起来,你知道这到底是干什么的吗?可真是不祥的感觉啊!”

        征服王拉了拉缰绳,尽力安抚着焦躁的坐骑。

        菲奥拉颔首:“这是打开冥界大门与召唤骸骨巨龙的仪式。”

        征服王砸吧了一下嘴:“这可真是个大麻烦啊!”

        菲奥拉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梦幻的半透明幽蓝色幽冥花绽放开满了整个河岸,散发出浓郁的冥界气息,河水上纯色透明的无骨花摇曳着盛开,腰肢柔弱无骨,有红色的线沿着脉络向上爬升,带来死亡的气息;白色骨质一样的龙骨草生长在河岸边缘,冰蓝色散发着雾状寒气的冰凌草冰封了河水,小小的柔黄色光团漂浮在草丛里,走过便会惊起一片温暖的光晕,挤挤挨挨的凑到人身边来,看似无害却不动声色的引动着你的灵魂。

        死亡与冰冷的气息弥漫,甚至将这一片天地都改变成了冥域,河岸与公路交界的地方明显有了轻微的扭曲,岸边聚集的人群已经有一部分开始感到不舒服甚至晕倒了。

        米拉尔长鸣一声,本能的远离了河心,原本悠然的叫声里多了明显的排斥。

        性情高洁,性格高傲的圣兽米拉尔对一切负面的能量都极其敏感,天生属于光明与天空的他们非常反感这种属性的力量。

        “必须要尽快解决,这里已经开始向冥域转变了。”

        菲奥拉看着明显不愿意靠近河心的米拉尔,收回目光,轻声道。

        征服王:“我有雷霆之力,对这些生物有克制作用,但是他们也同样会吞噬我身上的魔力,saber和lancer也拿它们没办法,berserker你既然认识它,有什么办法吗?”

        菲奥拉扬眉,有些意外,但转瞬就释然了,嗯了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剑。

        白色的剑身上绘制着神秘的金色纹路,剑柄处嵌着一枚红宝石。过于精致华美的外表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是否是装饰品,但他上面散发的庞大的魔力与如海般的威势却不容置疑。

        “——格罗亚。”

        剑身在他的呼唤下微微发亮,紧接着光芒大盛,恐怖的的魔力潮流一下子爆发出来,纯粹的净化之力释放,一下子就清空了大半的场地。

        “干得漂亮!”征服王兴奋的叫了一声。

        “可真是美丽啊,哟,菲奥拉!”

        吉尔伽美什坐在天上的飞舟上,悠闲地抿了一口红酒,看到菲奥拉还泰然自若的打了个招呼。

        “……”菲奥拉直接无视了他,对着脱离战斗聚集到这里来的阿尔托利亚与lancer说道:“破坏这个仪式的机会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错过了,剩下的唯一一次,是在它启动的瞬间将它完全摧毁,但是召唤骸骨巨龙的仪式已经启动,也就是说,在我们毁掉另外一个仪式之前,必须要对付真正的龙种——哪怕他已经死亡。”

        阿尔托利亚惊讶的睁大了眼,毕竟她自身就是不列颠红龙的化身。

        “saber,你身上有龙族的血脉?”

        菲奥拉看着娇小的骑士,以陈述的语气问道。

        阿尔托利亚点头:“我是不列颠红龙的化身,确实有着巨龙的血脉。”

        菲奥拉颔首:“那么就由你来应对骸骨巨龙,Lancer,我记得你的真名是迪卢木多,那么用那把红色的枪!亡灵的核心是由纯粹的魔力构成!——他已经出来了。”

        迪卢木多回身一枪扫下骷髅的头颅,红色的枪尖插进空洞的眼眶,跳动的绿色火焰猛然大涨,那还不停张合着下颌发出一声凄冷的嘶叫,便彻底化为熄灭,白骨构成的身躯也彻底崩塌。

        “非常感谢!”

        与此同时,“吼——”

        伴随着沉闷的龙吟声响起,惨白巨大的骸骨巨龙带着燃烧着的蓝色火焰翱翔于天际,似是感到了什么,巨大的骨翅一扇,调转方向直接向着阿尔托利亚冲了过来。

        亡灵生物天生就对活着的生物抱有敌意,尤其是活着的同族。在没有高阶亡灵威慑命令的情况下,他们会本能的向同族发起进攻。

        阿尔托利亚举剑迎敌,不可视之剑正面迎上那森然的白骨巨兽,A级的筋力瞬间爆发硬生生的抵挡住了巨龙的冲击,紧接着魔力爆发生生将他掀飞了出去。

        “呼……嗷吼——”

        骸骨巨龙扇动翅膀在半空中止住后退的身体,张口喷出冰冷的龙息,有冰霜沿着龙息喷射的轨道曼延开来。

        阿尔托利亚快速的躲避,抬剑劈开迎面的龙息,受伤的左手不受控制的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很快又被她稳住。

        菲奥拉皱眉,扫视了一圈周围还没有离开的民众以及开始结冰的河面,「不灭的荣光」无声发动,魔力化作雾气掺杂进空气中,无声的庇护着这里的人类。

        “得加快速度。”

        他这么说道。

        一旁银发红眸的女性有些迟疑担忧地看着阿尔托利的左手。

        “尽快解决它!必须赶在冥界大门打开之前!”

        菲奥拉高声说道。

        格罗亚因他而获得审判与净化的职能,尽管更加强大,却也多了许多限制,哪怕骸骨巨龙出现、冥界大门大开,只要它们没有真正意义上对世界造成不可忽视的伤害,就无法真正的解放。

        所以他只能在一旁对付小怪,撑死就是在最后关闭冥界大门的时候给予压制。

        ……其实他还有一个宝具的,然而杀伤力大过头了,连他也没办法完全掌控,所以不到危机时刻他是不会动用的。

        “杂种给本王滚下去!谁允许你这肮脏的存在与本王共处同一片天空,你这无能的死物就应该怀抱着怨恨好好在地下腐烂!”

        在骸骨巨龙与阿尔托利亚短暂的交锋过后,巨龙转身时一个甩尾无意间砸向了正在天空兴致勃勃的看戏的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控制维摩那拔高,躲过骨尾,又一个高难度的转弯避开龙息的余威,然后打开巴比伦之门射.出一柄附有净化之力的武器暂时击退了巨龙。

        巨龙飞快的避过不知名的武器,闪烁着金光的武器擦着跳动着的灵魂之火飞过,顿时发出一声哀嚎,那眼眶中燃烧着的灵魂之火明显衰弱了不少。它顾不上同为龙族的阿尔托利亚,仰天发出一声震天的吼声,骨翼上燃烧着的蓝色火焰猛然大涨,,紧接着,它猛地飞上高空收拢翅膀,然后如同炮弹一样砸了下来。

        “哈哈哈,很好,姑且赞叹你这无知的勇气,然后——”嘴角拉开残忍戏谑的弧度,宛若嘶嘶吐信的毒蛇,吉尔伽美什快意的笑道,“做好臣服于本王的荣光之下的准备了吗?”

        维摩那升空,金色的涟漪泛起,吉尔伽美什放出四支宝具,金色的王者立于天空露出傲然的笑容。

  http://www.zbwx.cc/book/5216/52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bwx.cc。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bwx.cc